Skip to content

老公太自私,我被别的男人多看一眼,他就对我不客气


今天的天气其实不错,蓝天白云,时不时还有几缕浅淡的清风。气温适宜,就连眼前的咖啡也不冷不热刚刚好。

    林清坐在靠窗的位置,用勺子一点一点搅动面前的咖啡。扶额想着,一切都很美好……

    如果没有眼前的男人的话。

    “我叫陈如晖,银行上班,今年28岁。其实我对妻子的要求不高,只要孝顺父母,有份清闲的工作就好了。林小姐的职业是编辑,想必没有那么忙吧?”

    开头就直奔主题,这节奏真是有够快的……

    林清努力维持脸上的微笑:“还好,赶稿的时候也会加班。”

    陈如晖皱了皱眉,有些不满意地咂了咂嘴:“林小姐耽误到27岁还没有结婚,想必也是比较着急了。我们结婚以后,还是要以家庭为重,能不加班就不要加了,回家帮我母亲做家务,也能分担一下她的压力。当然了,我们肯定是要和我父母住在一起,我母亲人很好,会教会你很多做人的道理,以后生了小孩,也可以帮忙带……至于金钱,我觉得我们还年轻,林小姐可以考虑把工资交给我母亲保管,生活节约一点……”

    林清摸了摸鼻子。

    她才走了一会儿神,怎么就谈到婚后做家务、生小孩和上交工资了?还有他的要求,也实在是有够奇葩的。

    “陈先生,”她干笑一声,尽量控制自己用温和的语气说话,“不如你也点些东西,我们边吃边说?”

    一旁的侍应生连忙递上菜单,结束了陈如晖的长篇大论。

    然而,十几分钟过去了,她发现陈如晖还埋头在菜单里看来看去,一副犹豫不决的样子。

    咖啡厅的菜谱简简单单那么几页,不过是咖啡、甜点和一些简单西餐,她实在想不明白,有什么好翻来覆去看个不停的。

    良久之后,对方抬起头来冲她一笑,“林小姐先看看,还要点什么?”

    林清于是点了一份芒果班戟,视线正要往下看,手中的菜单却被男人抽走。她有些讶异地看着男人讪笑着对着侍应生点头,说我们点好了。

    她一路赶过来还没有吃饭,本来打算再点些主食的。但她没有明说,毕竟是初见,毕竟是个不怎么熟悉的相亲对象。

    侍应生看起来也比较讶异:“陈先生不点东西么?”

    陈如晖指着面前用来开胃的柠檬水问:“这个不要钱吧?”

    侍应生愣了愣才点头:“柠檬水是免费的。”

    陈如晖松了一口气,搓了搓手道,“那就给我续杯一下这个免费的柠檬水吧。”

    还刻意在“免费”两个字上加了重音。

    林清看着侍应生脸上抽搐的表情,努力低下头。她也挺无语的,此时此刻,真希望没有人认识自己。

    陈如晖继续他的论题:“林小姐,我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来这种昂贵的咖啡厅来吃饭了,我需要一个勤俭持家的妻子,家务你最好回去好好学一学,你年纪这么大还没嫁出去也挺不容易的,只要你听我的话,我还是不介意娶你回家……”

    “……够了!”

    林清从座位上站起来,忍无可忍地抬头看着陈如晖:“陈先生说完了吗?”

    “还没有,你急什么,先坐下来。”陈如晖隐约感觉到了林清的不满,但转念一想,一个大龄剩女有什么好骄傲的,还不是只有坐在这里等他挑选的份?

    看在长得不错,工作也不错的份上,他大发慈悲地娶回家,她就该感恩戴德了。

    于是又挺了挺胸傲慢地说:“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林小姐,你是处女吗?”边说边上下打量着林清,“是的话,我会考虑让你有资格嫁给我。”

    林清彻底怒了。

    “我是不是处女,和先生您一点关系都没有。是也轮不到你,不是也不是因为你。”

    她拍案而起,说完才发现声音大了点,咖啡厅里人人侧目,都往她这个方向看来。好在光线昏暗应该看不清脸,于是拎起身边的手提包就打算走。

    “等等!”陈如晖拦住她,“……你的芒果班戟还没上。”

    林清甩开他的手:“你自己吃吧。”

    陈如晖道:“我不吃那个的,那是你点的,你走可以,先把单买了吧。”

    林清绝倒。

    今天真是遇到极品男了,一杯咖啡一个甜品,不到一百块的价格,也这么斤斤计较。她二话不说伸手去拉皮包的拉链,斜刺里却伸出一只手来,轻轻按住了她。

    林清下意识低头,按在自己肩头的是一双男人的手,骨节分明,劲瘦却有力。接着那双手从一个泛着柔和皮质光泽的钱夹里取出一百块,放在桌上。

“先生,好歹是你要娶回家的女人,一百块你都不给她?”男人的声音里带着戏谑。

    林清抬头看去,昏暗的灯光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棱角分明的脸。侧脸的线条几乎完美,一双薄唇勾出似笑非笑的弧度。即便是在阴影里,男人的气质也能让人一眼分辨出来。

    无论从长相还是气质,都甩开对面的陈如晖几条街。

    陈如晖顿时涨红了脸:“我和我的女朋友吃饭,你是谁,凭什么管我们的事?”

    “你说了不算。”

    男人微微一笑,不理旁边面如猪肝色的某人,拉开椅子冲林清伸出手来,一举一动都透着优雅的绅士风度:“穆西沉。林小姐,可以赏光让我请你吃个午餐吗?”

    随着男人的动作,林清只觉得一口气从胸腔中散发出来,四肢百骸都爽快无比。

    平生头一回,她这么大胆地握住一个素昧平生的男人的手,笑着点头:“穆先生,我愿意接受你的邀请。”

    男人眨了眨眼,眼底闪着愉悦的光芒:“不胜荣幸。”

    十分钟后,两人走入了西京的最著名的法式餐点店,百慕餐厅。

    “真的要吃饭?”林清有些不确定地问,和一个刚认识的男人来吃饭,对方点的还是情侣套餐,简直好像做梦一样。

    尤其梦中的男人还这么英伟俊朗。

    “我向来说一不二。”穆西沉把菜单交给侍应生,转过脸来,“何况我的晚餐,刚才已经被林小姐搅黄了。”

    “别提这个了……”

    林清红了红脸,如果不是今天的相亲对象太奇葩,她也不会一受刺激说出那样生猛的话。

    穆西沉有些玩味地看着眼前的小女人,她刚才拍案而起说出“是也轮不到你,不是也不是因为你”的时候,那么霸气有力,一转眼却又娇羞局促起来。

    真是有意思。

    他饶有兴致地观察着她,直到林清脸上的红晕慢慢爬到耳侧,这才微笑起来:“林小姐,我对你有印象。”

    林清意外地抬头:“我们见过吗?在哪里?”

    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穆西沉看着她无辜可爱的小模样,话到嘴边又掉了个头。男人的唇角扬起来,勾出一道暧昧的弧度,林清听见他低低地笑了起来。

    “大概……在林小姐的某次相亲中吧?”那笑意一点一点明朗起来,“林小姐似乎很喜欢在那家咖啡馆里相亲。”

    林清又羞又窘,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男人的声音又响起来,声音像泠泠的泉水,听在耳朵里十分舒服。

    “我很欣赏林小姐的行事,如果不介意的话,是不是今天也能和我相个亲?”

    林清讶异地抬起头,看着眼前薄带笑意的男人。他的眼中带笑,神色却很认真,仿佛说的是一件格外要紧的事情。

    很快他又补了一句:“我是认真的。”

    这个男人从外形上来看无疑是很不错的,目测超过一米八五的身高,身材修长却不细瘦,衬衫下隐约带出肌肉的轮廓。一张脸更是无可挑剔,成熟中带着一抹俊逸,放在人堆里一眼就能辨认出来的那一种。

    在另一种定义上的,传说中的极品男人。

    “当然。”看着他似笑非笑的神色,她也不知哪根筋搭错了,竟然赌气地开了口,“我叫林清,今年二十七岁,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高中教师,三观端正,家境小康,身体健康。所以,穆先生打算和我结婚吗?”

    “咳咳……”

    穆西沉被她直接生猛的话呛到,手中的咖啡抖了抖,险些泼了出来。

    林清看到他的反应,心里更是添堵,索性再添一把火:“穆先生也知道,我经历了很多次相亲,早就疲惫了。我是一个独立的社会女性,婚姻不过是人生中需要经历的一个过程……所以,如果穆先生觉得适合,明天就登记也没什么。”她还在气头上,有些生气他对自己的捉弄,于是狠狠切着牛排向他挑衅,“穆先生觉得怎么样?”

    这女人,温柔的外衣之下,果敢要强的性格才是本色吧。

    不过,他发现喜欢。

    穆西沉唇边的笑意舒展开来,连带着整个人的眉眼的轮廓都舒展开来。他很久没有笑的这么开心过了,要不是今天在路上又看见这个行色匆匆的小女人,他也不会临时起意走进那个小咖啡馆。

    他掏出打火机,不紧不慢地点燃了一根香烟。

    “我觉得很好。”林清看着男人轻飘飘地吐出一个烟圈,一句话把她钉在原地不能动弹,“不用明天了,吃完饭我就带你去登记。”

    直到穆西沉把车开到他家楼下,对她含笑说失陪一下去拿户口本,林清这才从如坠云端的恍惚中清醒过来。

    这男人,他是认真的。

    她认识这个小区,这是西京有名的高档小区,据说住的不是高官就是富商,穆西沉……这个男人,他是什么人?

    林清突然发现,她对自己的未婚夫简直一无所知。

    她没来得及惶恐,穆西沉很快拿着户口本下来,边发动车子边问了她家的地址,一踩油门又出发了。一切都像是在梦里,直到民政局的办事员在那两本鲜红的小本本上上盖下红章,送到两人手里。

    她已经是穆西沉的法定妻子了。

    不知道为什么自始至终她都没有终止这次荒唐的行为,可能是眼前的男人看上去高大英俊值得信赖,也可能是……她曾经倾心付出的那一段感情,最终依然遍体鳞伤毫无结果。

    许之谦……不,她不能想这个名字,一起来,心就会撕裂般的疼痛。

    林清下意识转头看身边的男人,穆西沉,他看上去,至少比她以往的十几个相亲对象都要靠谱得多。

    穆西沉见她看过来,自然而然伸手牵过她的手,含笑道:“老婆。”

    林清触电似的弹开,过后才觉得尴尬,不管怎么样,眼前这个回头率百分之两百的男人,已经是她的丈夫了……何况他刚才只是轻轻碰了她一下,没有做任何过分的事情,是她的反应太过激烈。

    好在包里的电话适时地响起,缓解了她的尴尬,林清看一眼穆西沉,手指滑过屏幕。

    闺蜜徐宛然的声音活力四射地从话筒那边传来:“妞儿,今天相的那个男人怎么样啊,没打电话来让我救场,看来是不错嘛?”

    林清捧着电话不知道怎么解释,今天的事情太荒唐了,她到现在都还没醒过神来。

    “宛然我等会再跟你说……”

    “什么等会啊,快告诉我,是不是个超级大帅哥?高不高?帅不帅?有木有钱?”

    林清抬了抬头看穆西沉,喃喃道:“高……帅……有钱……”说完就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嗷~~”电话里传来一声尖叫,“那还等什么,逮住机会就上啊!”

    身旁传来穆西沉的低笑,男人一只大掌环了过来,一点一点搂紧她的腰。林清只觉得脸上热度飙升,说话都结巴起来:“已经上了……我、我们领证了。”

    那边明显没反应过来:“什么?领什么证?”

    林清只觉得男人的手又搂紧了一些,强大的雄性气息弥漫在身侧,让她的身体燥热又紧绷。她深吸了一口气:“宛然,我刚才结婚了。”

    话筒那笔突然没了声音,接着传来“啪——”的一声清脆,徐宛然的哀嚎声刺穿耳膜。

    “啊啊啊啊混蛋林清,我新买的肾六!”

    林清哭笑不得,话筒却被从手中抽走,她睁大了眼,眼睁睁看着穆西沉将手机凑近唇边:“你好,是林清的朋友吗?是的,我是林清的丈夫,我叫穆西沉……嗯,晚上我们请你吃饭好不好?”

    片刻后他将手机还给林清:“你闺蜜叫徐宛然对吗?晚上我们请她吃饭。”

    林清怔怔接过手机,着才想起挣开男人的怀抱,一张小脸不知不觉已经红成了蚊子血。

    她坐上车,觉得自己说话的声音也变了蚊子:“那个,我们还不熟……”

    “很快就熟了。”成熟的男人气息从耳畔钻入,穆西沉发动完车子探身过来,“别动。”

    她的身体有些僵硬,看着男人一点一点靠近过来,下意识屏住了呼吸。

    那双大手伸过来,扯过安全带来在她身前系好。男人的脸在她的面前停住,意味不明地笑了笑,幽深的眸子直直望了进来。

    林清被他看得浑身不自在:“你、你好了没有。”

    “好了。”声音近在咫尺地飘来,穆西沉看着眼前害羞带怯的小女人,欲笑还羞的样子实在动人,不知怎么就有些勾动他的心思,一向冷静自持的男人松开了安全带,就这么一点一点倾身凑了上去。

    一双清凉的薄唇就落了下来,带着霸道的男性气息,林清的头脑里顿时一片空白,任由男人伸手握住自己的腰,在绵软的唇上辗转流连。

    这个蜻蜓点水的吻并没有深入,但当穆西沉起身时,林清已经双颊绯红,气息不稳。

    “很快,我会让你深入地了解我,从里到外,从上到下。”

    从里到外,从上到下……她不是小女孩了,知道男人话里的意思。

    伸手推在男人胸膛上,触手的肌肉意外的紧实坚硬,几乎让她吓了一跳:“……混蛋!”

    说完才发现自己的声音竟然绵软无力,有如邀请,顿时又羞又气。

    穆西沉朗声笑了起来,在路口把林清靠边放了下来,“三点我还要回公司开会。我的号码你记一下,吃饭的地方你定,下班我来接你。”

    林清一个人站在路口发怔,脸上的热度还没有消退。前面就是她的公司没错,不过,他是怎么知道的?

    一整个下午林清都心不在焉,期间徐宛然又来了两个电话,逼问相亲的具体情况,得知真相后连呼狗血,痛骂她草率之后,又迫不及待地要见穆西沉,最后把晚饭地点定在她喜欢的锦玉苑,这才讨得了姑奶奶的欢心。

    下班时穆西沉果然准点来接她,林清在车上还是有些紧张局促,男人这次却没有什么暧昧的举动,一路绅士贴心,甚至问了问她的闺蜜喜欢吃什么菜色。

    林清订的包间是在三楼的半露台,有一扇落地的玻璃窗,可以透过窗户看到西京的璀璨夜景,是徐宛然很喜欢的地方。路上林清给她发了消息,徐宛然应该比他们先到。

    穆西沉去找停车位,林清跟着侍应生先行上楼,刚走到三楼还没到露台,就看见好些人站在包间门口,其中赫然有徐宛然的影子。

    “宛然,怎么了?”

    徐宛然回头看见林清,没好气地指了指包厢里头,冷哼道,“你看看就知道了,老熟人。”

    “这个房间好漂亮,我要在这里,我们不要那个普通的房间,就在这里好不好?”林清走到露台边,听见一个娇美的女声正撒着娇。

    接着是一个男声,带着些犹豫:“服务员刚才说,这里已经被预约了。”

    “一个房间而已嘛,我不管,我喜欢这里,让他们改掉就是了。”

    林清只觉得那声音听起来有些熟悉,正要再仔细看一眼,已经被徐宛然拉着胳膊走了进去。只见一对男女正站在落地玻璃窗前,男人修长的身影是她看过千万次的,女人抱着男人的手臂,整个人小鸟依人地偎在他怀里。

    那身影……

    林清感觉自己的手微微颤抖了一下。

    不会真的是……

    她听见男人无奈地哄着怀里的小女人:“经理,那我们就改在这个房间吧。”

    锦玉苑的大堂经理在一旁赔笑讨好:“孙小姐真是好眼光,既然许经理喜欢,我这就让对方把房间让出来……”

    谄媚的话语被冷冷打断。

    “我们不让。”徐宛然一步走近,“许之谦,你是个什么东西,凭什么让我们让位置给你?”

    站在窗边的男人闻言转过身来,一脸讶异,“徐宛然……”再看到身后的林清,神色更是震惊,“林……”

    他身边的女人也转过身来,一身当季的名牌,精致的妆容衬出小巧的脸颊,的确也是老熟人。孙媛媛唇边带着骄傲的弧度,笑语轻快替许之谦把话接了下去。

    “这不是林清嘛,真巧,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你。是不是知道之谦回国的消息,特意找过来的呀?”

    林清收回了自己的目光:“你好,这是我们先订的包间。”

    “你看,我说是谁定的包间呢,好歹也算老熟人,今天你们这顿饭就算我们请了,你们另选一个房间就是了。”孙媛媛伸手拉了拉许之谦的胳膊,一脸甜蜜,“既然是熟人,就不要来妨碍我和之谦的二人世界啦。现在之谦可是我的男朋友,你可不要厚着脸皮当小三哦~”

    “孙媛媛你——”

    林清连忙拉住暴怒的徐宛然,摇头看着许之谦:“今天我和宛然吃饭,她喜欢这里的落地窗,可以看夜景,我们不打算换房间。”

    “你不想换又怎么样,经理已经答应给我们换了。”孙媛媛翻了个白眼,笑得又娇媚又得意,“要怪,就怪你没有之谦这样的好男友,能让蔡经理给你换房间咯~~”

    “媛媛!”许之谦喊住了她,有些歉意地看着林清,“今天的事情是我们不对,不过也就是一个房间的事情,看在大家都是熟人的份上,你们能不能换一下?”

    “算了,我们走。”

    林清懒得看孙媛媛盛气凌人的模样,眼看着徐宛然眼底大冒杀意,赶紧拉着他转身。才迈开步子,手腕却被一道温暖的力量拉住。

    身后传来平和镇定的声音:“等等。”

  … …

点击“阅读原文”阅读后续精彩情节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搞笑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