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聚焦】呼吸系统的“慢性杀手”——慢性阻塞性肺疾病(COPD)


医药地理/姚燕

2016年欧洲呼吸学会年会(ERS 2016)于9月3日-7日在英国伦敦召开,作为中国专场(China Day)的“首秀”,钟南山院士发布了《COPD(慢性阻塞性肺疾病)的早期干预》的重要报告,介绍了 COPD 早期治疗策略对于延缓 COPD 进展、改善肺功能的重要意义;ERS中国专场主席、中华医学会呼吸病学分会(CTS)主任委员、中日医院院长王辰院士则介绍了COPD在中国的流行情况及如何推动COPD知晓率和加深三级预防的观念。针对目前COPD患病率不断增高,两位院士的报告都提到了对COPD的早期诊治和干预——治疗战略前移的重要性,旨在唤起医务界人士、卫生的决策者、政策的制定者、普通公众对COPD的高度关注、提高防治意识,避免久酿成患。

COPD是以进行性气流受限及肺功能下降为特征的肺部炎性疾病。临床上,该病以咳嗽、咳痰和活动后气促为主要症状,但部分患者在疾病的早中期阶段可无任何症状,具有很强的隐匿性,往往发展成重症或极重症才发现。目前,全世界约有2.1亿人罹患此病,世界卫生组织(WHO)预测,到2030年COPD将成为全球第3大死因(占所有死亡原因的8.6%)。而我国40岁及以上人群中COPD的患病率达14%,20岁以上人群则为8%。如此高患病率与我国严重的大气污染、庞大的吸烟人群、人口老龄化、儿童期气道呼吸系统的反复感染、遗传等诸多因素有关。

一、上海市呼吸系统疾病分布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医院处方分析系统(RAS)

如图1所示,本市最常见的呼吸系统疾病病因依次为:支气管炎(17.2%)、COPD(8.1%)、肺炎(7.3%)、咳嗽(7.1%)、急性上呼吸道感染(5.4%)、肺部感染(4.7%)、肺癌(3.6%)、呼吸道感染(3.1%)及支气管扩张(2.9%),COPD发病率位居呼吸系统疾病第二位,仅次于支气管炎,防治形势严峻。

二、COPD流行病学调查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医院处方分析系统(RAS)

2016年上半年RAS数据库显示(图2、图3),本市男性COPD患病率显著高于女性,就诊人数比约为2.22:1,男性COPD患病率较高与其吸烟人数较多及职业暴露有关。虽然重度吸烟者中只有一部分发生COPD,但已有确凿证据表明,主动吸烟是诱发COPD的一个重要因素,吸烟发展为COPD的可能性是不吸烟的14倍,并且与吸烟总量、烟龄密切相关。值得关注的是,目前研究发现,虽然女性COPD患病率较男性低,但呈明显上升趋势,对烟草毒害作用更敏感,更易表现出呼吸困难,通常合并更多慢性病。从患者年龄角度分析,COPD好发于60岁以上的老年人,并且伴随年龄增长发病率逐渐增加。所以COPD是一类与性别、年龄有很大关系的疾病。

三、COPD常用药物分析

经比对,上海市样本医院用药频次最高的10个COPD治疗药(图4、表1)中有3个属于2016年更新版《慢性阻塞性肺疾病全球倡议(GOLD)》推荐的一线用药:1、支气管扩张剂:噻托溴铵作为首个长效抗胆碱能制剂已被定为中至极重度患者长期、规律使用的一线药物;2、吸入性糖皮质激素(ICS)联合支气管扩张剂(尤其是吸入长效β2受体激动剂)(LABA):氟替卡松+沙美特罗,复方、布地奈德+福莫特罗,复方,ICS/ LABA复方制剂在减少COPD患者急性加重次数、改善肺功能、改善健康状况等方面要比单一药物治疗更有效,故一般不各自单用;其余7个均为备选药物,不推荐常规应用,包括白三烯拮抗剂、茶碱、抗生素、祛痰药等,虽然这些药物对改善COPD的某些症状有一定疗效,但往往存在严重的不良反应、治疗窗窄、或仅限应用于部分有适应证的患者等弊端,限制其临床应用。

由于经肺给药可直接作用于肺部,作用部位局限,也减少了因口腔或注射给药导致的全身性不良反应发生。目前COPD一线用药首选吸入性气粉雾剂,不推荐全身用药。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医院处方分析系统(RAS)

表1 COPD常用药物主要剂型及分类

四、阻塞性气道疾病相关药物上市和研发进展

最新CPM数据显示(表2、表3):CFDA已批准国产阻塞性气道疾病相关药物共60个,已批准进口品种19个,其中7个品种在国内尚未被批准国产。CDE待审批阻塞性气道疾病相关药物共91个, 其中11个属一类新药,主要为长效抗胆碱能制剂或选择性β2肾上腺素受体激动剂。

表2 CFDA批准的治疗阻塞性气道疾病尚未国产的进口药品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中国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

表3 CDE待审批的治疗阻塞性气道疾病一类新药

数据来源:中国医药工业信息中心中国新药研发监测数据库(CPM)

目前 COPD 的治疗多为对症处理,尚不能完全阻止疾病的进展,大多限于缓解症状。现阶段 COPD 治疗的主要目的也就是控制症状,降低恶化率和病死率,

以及提高患者的生活质量。虽然新药不断涌现,但都仅能缓解症状却无法完全治愈,因而预防COPD显得尤为重要,关键还是要减少吸烟、控制环境污染,正如两位院士在ERS 2016报告中强调的——早发现早干预,治疗战略前移,将疾病遏制在萌芽阶段。

本文版权属于医药地理,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来源和作者。

合作&投稿请联系:021-62589200-719;weizh@pharmadl.com

权威 | 科学 | 严谨 | 全面

微信号:pharmadl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觉得文章不错就点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旅游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