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我要离婚107:我会好好照顾他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气呼呼的,怎么回事?”

    慕夜白和景青峰刚结束谈话,就见她走了过来。往她身后看了眼,看到不远不近的距离,蓝萧还在盯着她的背影。

    “你和蓝萧也能闹脾气?”

    顾千寻从鼻腔里哼出一声,“他要给小乖换妈妈,你说我是不是应该生气?我要告诉杨木樨,她现在就会气得从飞机上跳下来找他算账。”

    “那你还是留着他们俩两条命吧!高抬贵手。”

    “你们谈得怎么样?”顾千寻打量了下他的神色,他面上并无波动。

    景青峰和他聊了什么呢?事实上,谁也没有提过去的事,彼此心照不宣罢了。只是说了景氏股份的事。

    景青峰给了他一张支票,是买千寻手上10%的股票。

    慕夜白巴不得自己的老婆成为富婆,自然悉数替她收了,存进保险箱。

    他打算等景青峰哪天驾鹤归西的时候,他再拿出来给千寻花个痛快。

    两个人正说着,老太太上台发言了。

    老太太年岁虽然已经大了,但年轻时的那份英姿和气势此时犹在,简单的几句话夺得满场掌声。

    高潮之处,慕中天又正式的、公然把秦斯蓝给认回了慕家。

    一时,四面八方全是恭贺的声音,秦斯蓝站在老太太和慕中天身边,欣然接收媒体所有的菲林。

    后来,连同顾千寒和慕夜白也一并被推上了台,整个画面倒是一副和和美美的全家福。

    “好了,接下来,由慕总说两句吧。”老太太意味深长的开口。

    慕夜白脱下风衣,优雅的扣上西服纽扣,走到话筒面前,噙着矜贵的笑扫视全场,“今天,我只想说两句话,送给我生命里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奶奶,希望您寿比南山。生日快乐!”

    老夫人直说‘好’,心情愉悦。他的视线从老夫人面上移开,而后,缓缓的、精准的落向了人群中的某一点。

    一时……

    所有人的视线都聚焦在那一点。

    那不是别人,正是顾千寻立着的位置。

    她心一跳。他的眼神就像是一个有魔力的漩涡一样,她一对上,便怎么也挪不开了。

    只能站在众人中,痴痴的和他回视。

    “顾千寻,嫁给我吧!”

    嫁给我吧……

    朴实、干脆,简单得不能再简单,没有任何甜言蜜语,甚至听起来都不像求婚,可是,此刻听在股千寻耳里,也一并砸进了她心上。

    他的眼神那样深情,那样宠溺。

    所有美好的话,都写在了那个眼神里——她懂的眼神!

    “不愿意吗?”好一会儿没等到答案,他又补问一句,视线盯紧了她,动也不动,“我早说过,非你不娶。你要是不嫁的话,我真就下不来这个台了。”

    开着玩笑,语态轻松。

    全场人都似被他们的幸福感染,鼓起掌来。

    “嫁给他!”

    “嫁给他!”

    “嫁给他!”

    各人起着吆喝。

    唯独……

    霍清婉的眼神,像是淬了毒。手腕上冰凉的玉镯,直接凉进她的心。

    景南骁复杂的眼神落在顾千寻身上,终究,弯弯唇,笑了。

    心里的失落不是没有,但是,也有欣慰。

    而台上的秦斯蓝,从始至终都远远看着景南骁,不曾偏移。

    “千寻,还磨蹭什么?快答应我表哥!”苏青第一个叫起来,像是被求婚的是自己一样,激动得不得了。

    顾庭川和她之间隔着一个男人,那是苏青的未婚夫。

    听到她的声音,顾庭川涩然的扫了她一眼,很快的收回了目光。

    季禹森也起哄,但起的是反哄,“别太快答应了。一辈子就这么一次,让他在台上多出出风头。”

    真是损友啊!

    顾千寻可不忍心让夜白为了难。

    抬头,笑开,清脆的回答:“我愿意!”

    人群喧闹,慕夜白只听了个模糊的音,“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楚。”

    她双手做喇叭状,毫不矜持的提高嗓音,一字一顿,“慕夜白,我、愿、意!我愿意嫁给你!”

    又是一阵更紧密的掌声。

    慕夜白从台上下来,拥住她,众目睽睽之下,一阵热吻。

    两个人吻得难舍难分。

    众人看在眼里,有动容的,有祝福的,有羡慕的,还有嫉妒的,也有触景伤情的……

    各种复杂的情绪掺杂,倒也不失热闹。

    “明天是我最后一次去医院。出了医院,我们就去民政局!”吻罢,慕夜白和她咬耳朵。

    一刻都不耽误。

    她颔首,“好!”

    

    求婚节目后,是舞会。

    众人皆有了舞伴,滑入舞池。顾庭川和苏青两人一齐消失了,谁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儿。

    霍清婉站在宴厅二楼,从上而下的俯视楼下。

    透过血红的酒液,视线一直落在人群中心。随着他们舞动而舞动。

    “我发现,从上往下看,他们似乎真的很般配。”

    一道声音传来,霍清婉侧目,就见秦斯蓝端着酒杯站在她身侧。

    今晚的她,俨然豪门名媛,连礼服都是特别订制的。

    霍清婉轻嗤一声,“我倒觉得顾千寻和景南骁才是最配的。你要知道,他们毕竟是原配。其他人……不过都是小三。”

    提到‘小三’的时候,霍清婉不屑的扫了她一眼,“只可惜,有些人已经上位,有些人却已经被踢出了游戏圈。”

    “是啊,不过,再怎样也好过试图挤进去,偏偏怎么也入不了别人眼的人强。”已经进了慕家,秦斯蓝连和霍清婉对呛也有了底气。

    “入不了别人的眼?既然他们让我这么难堪,那么,我总得让他们也难堪才算结束!”

    霍清婉仰首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你还想做什么?”秦斯蓝不由得揪紧了眉。

    “我会让他们后悔,曾经那么对我!等着看好戏吧!”

    分割线

    一段舞后,男人们都凑在一齐谈商业上的事,顾千寻正要去找已经回休息室休息的顾千寒,这会儿秦斯蓝匆匆朝她走过来。

    还不等她先开口,秦斯蓝已经率先开口:“小心霍清婉!”

    顾千寻还没弄明白是怎么回事,霍清婉已经朝她缓缓走了过来。

    她身后跟着一个侍从,举着碟子,碟子里搁着几杯酒。

    顾千寻下意识看一眼秦斯蓝匆匆走远的背影,心里自然已经有所提防。

    只是……

    她真的没想到秦斯蓝会提醒自己。

    大概是因为这次进慕家的事吧!

    “顾千寻,恭喜你。”霍清婉已经开口。

    顾千寻回过头来,听到她说‘恭喜’的话,勾勾唇,“霍小姐这声恭喜,我还真有点受不起。”

    “难得顾小姐有自知之明。”

    “这应该不算自知之明。”顾千寻勾了下额角的发丝,扬首,巧笑嫣然,“这应该算胜利者的谦虚。不好意思,霍小姐,夜白最后到底还是选择娶我,就算你追去美国,也还是没追到手。我替你遗憾!”

    “你……”霍清婉没想到顾千寻竟然如此嚣张,她将那口气噎下,冷笑,“看来,你是把狐假虎威学到了骨子里!”

    “霍小姐说的虎好像是我老公,能借我老公的威风,我很骄傲。”

    “……”霍清婉再次被顾千寻噎得说不出话来。

    顾千寻笑意更深,“霍小姐要没什么事的话,我先失陪了。”

    “等等!”霍清婉却叫住她,“这次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

    顾千寻探寻的看着她。

    她似乎也觉得自己说话不合理,清了清嗓子,解释:“你和慕夜白都已经决定结婚,我又认了老夫人当奶奶,自然不会再和你争他。所以……”

    “喝杯酒,前面那些不愉快,就此烟消云散吧!”

    霍清婉端了一杯酒递给她,自己才又端了一杯。

    顾千寻心里在冷笑。

    霍清婉真以为她是傻瓜,别说秦斯蓝已经给了她提示,若是不提示,因为有前车之鉴,她也不可能再轻易的上她的当。“怎么?你不给我这个面子?”霍清婉见她没动静,勾唇问。

    “当然不是,我……”

    顾千寻的话还来不及说完,没想到旁边太过拥挤,一位经过霍清婉身边的侍从被突然推挤了一下,一不小心撞到她身上,一下子将她手里的酒给推翻。

    酒液全洒在了裙子上。

    “你干什么呀?”霍清婉当下脸色就有些难看了,扭头和对方争辩,“不会好好走路啊?怎么服务的?”

    顾千寻就此机会,眼疾手快的将杯中的酒放到先前那位侍从举着的碟中,快速的换了一杯。

    “对不起,霍小姐,我真不是故意的!要不您把裙子脱下,我给您干洗?”一个小小的侍从可是不敢得罪霍清婉的。

    尤其,现在准少奶奶顾千寻还在看着。

    要开除自己简直就是一句话的事。

    “她只是不小心,不如算了吧,我们把这杯酒喝完。”顾千寻轻声为旁人开解,对方立刻感恩戴德的冲她笑,她也礼貌的回了一笑。

    霍清婉想起正事儿,自然也没和对方多做纠缠。

    只摆摆手,让对方走了。

    这边,顾千寻扫了眼她手里的酒杯,“你手里的酒都洒了,换一杯吧。”

    霍清婉没有多想,将空杯子放下,随手拿了靠近自己的那杯酒。

    顾千寻扬起唇,没有迟疑,和霍清婉碰了碰杯,“霍小姐,希望这杯酒后,我们前仇恩怨能够真的全部一笔勾销。”

    “当然!”霍清婉豪爽的一饮而尽。

    眼角的余光,瞥到顾千寻也一样一饮而尽,眸底浮出尖锐的幽光。

    “对了,我听斯蓝说好像有件礼物要送给你,不知道她有没有交给你?”霍清婉突然道。

    “礼物?”顾千寻挑挑眉。

    霍清婉看向不远处的秦斯蓝,秦斯蓝也看向她们,,面色复杂。

    霍清婉朝秦斯蓝招了招手,眼含警告。

    想起自己开车撞贺云裳的事,秦斯蓝只得硬着头皮过去。

    “斯蓝,你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顾小姐吗?”霍清婉问,话语亲昵。

    “我……放在楼上我房间了。”秦斯蓝道。

    “是吗?是什么礼物?要不,我们一起上去看看?”顾千寻索性装出什么都不明白的样子,陪着霍清婉一起演戏。

    秦斯蓝瞥她一眼,还没说话,霍清婉已经扬声应了,“那还等什么?走吧。”

    

    三个人一起进了秦斯蓝的房间。

    霍清婉直盯着顾千寻看,很想问问她难道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又怕她起疑,忍了。

    可是,没想到等顾千寻在洗手间里,洗个手出来,霍清婉已经神魂不清的倒在了床上。

    顾千寻一瞬间就明白了是什么情况。

    冷冷的看了霍清婉一眼,头也不回的出了房间。

    秦斯蓝也跟了出来。

    顾千寻问:“她在玩什么?”

    “只有她自己清楚。她让我等着看好戏。”

    顾千寒颔首,“那好,那我们一起看看,她到底是打算演场什么样的好戏。”

    她走进电梯,秦斯蓝也跟着进去。

    电梯门缓缓关上,顾千寻看她一眼,“谢谢。”

    “不必谢我。”秦斯蓝的话依旧生硬,“我知道你在慕夜白面前帮我说了话,这是我还你的。”

    顾千寻莞尔一笑,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等到顾千寻回到宴会厅的时候,舞池里又重新聚满了人。

    慕夜白正和旁人聊着天,一侧目,见她和秦斯蓝一起回来,不由得皱了皱眉。

    “对不起,失陪一下。”和对方匆匆告别后,起步往千寻走去。

    “怎么和她一起?”慕夜白对秦斯蓝是有些提防的,面含警告的扫了眼秦斯蓝。

    秦斯蓝咬着唇,不说话。

    顾千寻道:“和她没关系,是她帮了我。”

    慕夜白更不明白了。

    还不待顾千寻说清楚,此时,整个宴会厅的音乐戛然而止。

    宴会厅偌大的屏幕,原本在播放着寰宇酒店和亚盟集团这些年的历史发展,突然,荧幕闪烁了下,整个画面都切换了……

    大家都齐齐朝荧幕上看过去,一时……

    所有人都惊得呆住了。

    顾千寻不可思议的盯着屏幕。

    老太太面色难看。

    霍郑朗脸色由红转白,又由白转成铁青。

    而在场所有的媒体在这一刻,都像是疯了一样,打开摄像机疯狂的收录此刻屏幕上的画面。

    “啊……啊……快一点,再快一点……”

    放荡的女音,充斥整个宴会厅,淫靡得不堪入耳。

    “哦……果然够淫荡,爽吗?”浑身都是刺青的大汉将女人光裸的身子提起来,双腿压到她双肩,整个身子叠成一个最极致的模样。

    摄像头下,能见到男人疯狂的冲刺,出出进进。女人雪白的丰盈,被捏得红润充血。

    她享受而疯狂的样子更是被完全收录其中,更甚至还能听到身下泛滥的水声。

    “爽不爽,嗯?回答我!”男人不客气的一巴掌甩在女人臀上。

    “爽……爽的!再来……”

    “看来一个还真满足不了你。”男人邪笑,接着,另外一个男人入了镜头。

    天!

    这是什么情况?

    顾千寻捂住唇,只觉得浑身发凉,靠在慕夜白怀里。

    如果不是秦斯蓝那么提醒自己一句,此时此刻,被暴露在众人眼下的就是自己。

    慕夜白命人将视频切断了,阻了那淫靡之音。

    虽然霍清婉这是罪有应得,可是,这毕竟是寰宇酒店内,这种荒唐的事自然不能再继续。

    霍郑朗浑身像燃着火一样,猩红着双目往酒店客房冲去。

    身后,是一众看热闹的。

    “这未免也太精彩了吧!”

    “真没想到霍家小姐原来这么风***啊!”

    “慕总没要她是对的!看到没?群P啊!多劲爆!”

    “啧啧,这可比艳照门还艳!”

    大家私底下交头接耳,多家媒体却已经跟着霍郑朗冲了上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查清楚没有,那是哪间房?”慕中天脸色也很不好看。

    顾千寻还没开口说话,陈英豪已经走过来,“是秦小姐一直住的房间。”

    众人看向秦斯蓝,她点头,“是在那。”

    “那还等什么,赶紧上去!”老太太头痛得厉害,跟着众人一起上了楼。

    

    房间内。

    女人被粗暴的压在床上,柔软的身体被两双大掌游移着,揉捏着。

    这会儿,老太太一行人都已经上来了。

    秦斯蓝拿着房卡,快一步的将门打开了。

    房间里不堪入目的画面,让霍郑朗差点昏厥过去。

    “快,把那两个人拉开!”慕中天一声喝令,陈英豪立刻上前。

    那两个陌生男人正玩得爽快,万万没想到一下子冲进来这么多人,惊愕之下,被刺激得立刻疲软了。

    虽然有酒店的保安拦截,但镁光灯,还是疯了一样闪烁。

    两个陌生男人还来不及抵抗,已经被陈英豪快速的制服,打倒在地。

    “逮住他们,一个都不许走!”老太太发令。

    另一边,霍郑朗上前一步,不客气的提脚就朝两人踹去。

    踹得也刚刚好,两个人捂住下身,惨痛的哀嚎,滚成一团。

    而床上……

    药性太强烈了,霍清婉还有些神魂不清,只觉得身体里无尽的空虚。

    她光裸着身子,难耐的在床上扭着身子。

    所有人都难堪的撇开眼,紧接着,只听到‘啪——’一声响,霍郑朗一耳光重重的甩在霍清婉不清醒的脸上。

    “清醒一点!”

    霍郑朗面色铁青,脑子发炸。

    又反手甩了她一耳光,“我和你妈的脸都被你给丢光了!”

    接连的剧痛让霍清婉稍稍清醒了些,眸子里总算是有了焦距。

    看清楚眼前是霍郑朗的时候,她原本要叫一声‘爸’,可是,猛然意识到什么,那一个单音字死死卡在了喉咙眼内,怎么也叫不出来。

    她震惊的看着霍郑朗,震惊的扫向他身后成排的人,震惊的低头看到满身赤裸的自己……

    怎……怎么会这样?

    “啊——”时间,停滞了一秒后,她崩溃的尖叫出声。

    “不!不可能!不可能!”

    ‘咔嚓’‘咔嚓’声,又轰然响起。

    她拿被子裹住自己,疯了一样哭叫着,“不要拍了!你们不要拍了!”

    镁光灯还在闪烁。

    这一刻的霍清婉,是可怜的——没有哪个女孩子受得住这样的屈辱。

    顾千寻看了眼慕夜白,将他的手握紧了。

    她手心里,一片寒凉。

    霍清婉已经疯了一样,裹着被子从床上冲下去,伸手抓了其中一个摄像机就狠狠砸在地上。

    “我叫你们不要拍了!”她歇斯底里的惊叫。

    转而,又扑过去要抓另外一个摄像机,视线一顿,突然看到了人群中的顾千寻。

    所有的动作顿住。

    她浑身都在发抖,眼里怨毒的眼神像是要将顾千寻直接五马分尸一样。

    “为什么你会在这?”

    “为什么躺在那儿的不是你?!”她眼神恨恨的盯着顾千寻,手指着一片凌乱的大床,指尖抖得厉害。

    “为什么躺在那儿的非得是我?”顾千寻反问。

    “你……你算计我?!”霍清婉猛然回过神来,揪住顾千寻的头发,就要厮打她。

    手腕,被蓦地扣住。

    剧痛袭来,她手一软,松了千寻的头发,一侧目,对上慕夜白森寒刺骨的眼神,她硬生生打了个寒噤。

    他手一松,她整个人便脚软的后退一步,狼狈的跌倒在地。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老太太何其精明,已经从两人简短的对话里,听出些许眉目来。

    扫了两人一眼,视线落向秦斯蓝,眼神精锐,明察秋毫,“为什么你房间里会有摄像头?而且讯号还连到了会场?她又为什么会在你房间里?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人?”

    她指着那狼狈不堪、被酒店保全制服在地的男人——陈英豪揪了地上散落的衣服给他们勉强挡住了重要部位。

    既然是在秦斯蓝房间里,那这事儿铁定就和秦斯蓝脱不了干系的。

    老太太这样一问,所有人的视线都聚到秦斯蓝身上。

    她看向霍清婉,沉默着,不敢出声。

    “都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不敢说的?”老太太有些火大。

    出了这种事,酒店也不光彩。

    况且,今天还是老太太的生日,这么大好的日子,出这种伤风败俗的事,总归是很扫兴。

    霍郑朗也急于想要知道事情的真相,一步逼近过去,“说!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慑人的气场,让秦斯蓝有些惊惧。

    下意识朝老太太身边靠了下,半晌,才吞吞吐吐的开口:“这摄像头是……是霍清婉自己装的,讯号也是她自己连过去的。”

    “秦斯蓝!”霍清婉尖叫一声,饱含警告。

    老太太揪眉。

    霍郑朗厉喝:“你在胡说八道什么?我女儿明显是被下了药,你眼瞎了吗?”

    “她布这个局,原本是为了算计千寻?”慕夜白开口,神情阴冷。

    是问句,但更是肯定。

    秦斯蓝咬了咬唇,看了顾千寻一眼,颔首:“……是。”

    老太太神情冷得不能再冷,“继续说下去!”

    “她在顾千寻的酒杯里下了点……合欢药,结果那杯酒她自己喝了。”秦斯蓝看着老夫人越来越冷厉的神色,出口的话也越来越轻,整个房间里都压抑得让人喘不过气,“那两个男人,也是她自己找来的……本来是用来对付顾千寻……”

    这话一出,全场哗然。

    霍清婉憎恨的眼神转而投向秦斯蓝。

    而霍郑朗也是气白了脸。

    “荒唐!”老夫人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失望至极的眼神看着霍清婉,又看向霍郑朗,冷笑,“霍董,看来这件事结束之后,霍小姐还得给我们慕家,给千寻一个交代了!”

    “秦小姐,你以为你被认回慕家,就能含血喷人了吗?你给我把话说清楚了!”霍郑朗的声音震耳欲聋。

    似乎声音高一点,就能占了理。

    “我……我说的是实话,你不信,可以问他们。”秦斯蓝指着地上那两个人。

    两人原本还处在兴奋里,现在这么多人在,随便拎出来一个气场都足以压死他们,加上陈英豪的好身手和那些媒体,他们已经蔫得像打了霜的茄子,屁都不敢放一个。

    一见注意力全部投到了自己身上,他们立刻摆手,哆嗦着道:“和我们无关!和我们无关!”

    “我们一进来,她就扑了上来,我们……我们也是被动的!”

    “谁扑过去了?!谁扑过去了!”霍清婉激动得尖叫,抓着枕头疯了一样的扑打她们。

    “你们也不照照镜子,我扑你们!你们怎么不去死!”似乎是扑打还不够泄愤,她抓着被子,光着脚踹他们。

    她是真的已经激动得失去了理智,丝毫没有省力,那两个男人被踹得浑身青紫,但被人钳制着,不敢动。

    霍郑朗怕事情更丑陋,把女儿脱开了。

    双目瞪向那两人,“说!你们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是……是霍小姐给我们的电话,给了我们房卡和地址。只交代我们说……说要我们上了房间里的女人。”

    “是,可是……我们也不知道原来她说的是自己。”

    霍郑朗双眼都要暴突出来了。

    “你们胡说!”

    “我们没有!我有录音!我手机里有录音!”突然,其中一个扬言。

    做他们这行的,总会给自己留上一手,以免事情结束后对方翻脸不认帐。

    结果,现在还真派上用场了。

    “你手机在哪?”老太太问。

    男人的视线在房间里逡巡,找自己的抛在地上的裤子。

    霍清婉心一凛,已经眼尖的发现了男人的裤子,伸手抓过去,就要把手机翻出来。

    可是……

    一只手,比他更快一步。

    慕夜白将手机掏了出来,伸到那男人面前,“是不是这个?”

    “就,就是这个,我有通讯录音!”

    慕夜白扫了眼霍清婉,只见霍清婉脸色惨白,颓然的坐在床上。

    发丝全部乱了,脸上的妆也完全糊了,整个人像个疯子一样。

    他熟练的摆弄手机,几十秒后,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

    “二十分钟后,你们带着房卡进2030号房间。帮我把这场好戏做好了,少不了你们的报酬。”

    “记好了,是叫你们上了房间里的那女人!越激烈越好,明白了吗?”

    这声音……

    分明就是霍清婉的。

    无论如何,都无法抵赖。

    霍郑朗已经说不出话来,喉咙间像是卡了个核一样,一张老脸都被丢尽了。

    “顾千寻,是你算计我的!”霍清婉绝望的攀住霍郑朗,“爸,是顾千寻做的!是她做的!”

    顾千寻从人群中站出来,视线清冷的看着霍清婉,“你这话我听不明白,为什么是我算计你?邀人的电话是你打的,药也是你配的,连酒都是你拿来送我手上的,甚至进这个房间也是你力邀我上来的。所以,准确来说,你不过是被自己算计了而已!”

    霍清婉被顾千寻一番话堵得说不出半个字来。

    她嗫喏了下,似乎这才惊觉到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视线调转,看向秦斯蓝,“你出卖我?秦斯蓝,你出卖我!!”

    “……”秦斯蓝咬着唇,说不出话。

    霍清婉气得脸色青一阵白一阵,“你这个杀人犯!你以为你出卖我,会有好结局吗?”

    霍清婉已经狗急跳墙,什么都不顾了,直接秦斯蓝,道:“你们慕家还把她给认回去,哈哈,简直就是个笑话!”

    秦斯蓝脸色惨白,双手发冷。

    可是……

    她没有逃,更没有后退一步,就那么站在那,似乎是早就有了心理准备。

    慕夜白已经黑沉了双目。

    其他人,皆是不明就里。

    “她就是只白眼狼,知道吗?老太太,您知道您媳妇儿是为什么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不醒么?你们真以为是顾云萝开车撞贺云裳的?”

    “不是!顾云萝根本就是替秦斯蓝顶罪的!真正撞贺云裳的是她秦斯蓝,就因为贺云裳不肯让她进慕家的门!你们不信,可以再去问问当时的目击证人景青峰!”

    顾千寻不可思议的瞠目,转目看向慕夜白。

    他则像是早已有所料,情绪异常的平静。

    他转目,更平静的看着秦斯蓝,“你有什么想要辩解的?”

    秦斯蓝久久的默然无声,整个房间再次陷入一股死一般的压抑,一切像是腐朽了一样。

    一会儿后,她突然压抑的啜泣起来,“是,我当时……是昏了头。是霍清婉和我说,只要让贺云裳死了,我就能回慕家……”

    “可是,我已经后悔了!”

    “我很后悔!我没日没夜的做噩梦!我很怕……”

    老太太眼神失望,慕中天既是不可思议又觉得痛心。

    秦斯蓝被他的眼神给刺痛了,她攀住他的手臂,急切的解释:“爸,对不起……我后悔了,我真的后悔了,您不要不认我……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您女儿啊!”

    “你做的这是什么糊涂事?这可是犯罪!你太让我们失望了!”老太太痛心疾首的道。

    秦斯蓝哭着跪在地上,“奶奶,我求您,不要不认我,我知道错了,我真的知错了……我愿意坐牢,愿意悔改,您不要不认我!”

    秦斯蓝哭得上气不接下气。

    慕夜白站在一旁,眼神幽暗,似深夜天幕。

    顾千寻在一旁安慰的握了握他的手,最终,他开了口:“我已经报了警,等警察过来,你好好和警察忏悔吧!”

    

    结果……

    一场生日宴会,彻底变成了一场闹剧。

    秦斯蓝和那两个男人一起被警方带走了,霍清婉狼狈的被霍郑朗裹着从后门撤离了,但即使如此,有些奚落和讽刺的话还是避免不了钻入他们耳里。

    再难听,他们都没有脸反驳。

    苦了完全不在场的顾庭川,一整夜又在解决公关方面的问题。

    晚上10点多了,顾千寻才从老太太房间里出来。

    慕中天、慕夜白和顾千寒都在大厅里等着。

    一见她出来,慕中天率先问:“怎么样?没事儿吧?”

    “刚吃了几颗药,总算是睡下了。”顾千寻道。

    “那就好。”慕中天稍松口气。

    顾千寻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今天大家都累了一天,时间也不早了,都睡去吧。”

    “也是,明天夜白还要去医院吧?你先去睡。”慕中天道。

    “嗯。”慕夜白精神并不太好,心情也明显低落,没有多说什么,径自进了卧室。

    顾千寻担心的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进去了,她才抽回视线。

    “现在云裳已经情况好转很多了,他的心情也会慢慢好起来的。”慕中天宽慰道。

    “但愿吧。”顾千寻颔首。

    “明天我会先和千寒一起去看看你母亲,再把他送回医院。夜白那边就麻烦你了。”

    “您放心,我会好好照顾他。”

    顾千寻先把顾千寒送回了房间,给他铺好了床,才进了自己的卧室。

    进去的时候,慕夜白已经洗好澡,躺在了床上。

    双眼闭着,即使听到动静也没有睁开眼来。

    顾千寻乖巧的没有打扰他,只是拿了自己的睡衣去洗了澡。

   PS:明天大结局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家庭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