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狼性总裁46:关系曝光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裴陌逸,我掐死你,你害我漏掉了一个重要的讲座,你赔给我,我告诉你,你……”以初的声音戛然而止,赤着的脚堪堪止住,差点一个重心不稳的往前栽去,满脸错愕的瞪着坐在沙发上的人,“大,大哥……”

    完了!!!这下完了。

    白以枫陡然倒抽了一口凉气,豁然站起身来,震惊的看着突然从房间里冲出来的人,眼睛眨都不敢眨一下,生怕自己看错了。

    那是他的妹妹?穿着一件过长的衬衣赤着脚站在地毯上的熟悉的女人,是他的妹妹?

    怎么,怎么可能,以初不是在学校里吗?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怎么会出现在他完全意想不到的地方?

    “大哥,你看错了,你幻觉了,你现在在做梦。”以初徒劳无功的嚷了一句,转身就要回房间去。

    “站住。”

    白以枫豁然大喝一声,那沉重的有力的声音惊得以初的耳朵开始嗡嗡嗡的作响,心脏都忍不住跳了两跳。

    事情,好像失去控制了。

    她默默的回过头来,干笑的看着站在那边依旧用着不可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己的大哥,背在身后的手指用力的扭动起来,紧张极了。

    “你,你说,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白以枫拼命拼命的调整自己的呼吸,他的脑子里现在是一片空白完全没办法去想其他的事情,他就觉得震惊,不可思议,无法相信。

    “你,你认错人了。”以初摆摆手,干笑一声。其实她此刻心里也是一团乱,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回答白以枫的问题,要怎么开口解释才不至于让事情更加一发不可收拾朝着不好的方向而去,所以她只能下意识的否认。

    可是白以枫却怒极了,“我认错人?我的视力五点零,我认错人?”呼吸,呼吸,不能生气,不能生气。

    白以枫微微闭了闭眼,努力的调整自己的思绪,脑子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打劫了。这种情况,比上次在家里看到她躲躲藏藏还要来得严重。上次她还算是衣衫平整,如今……

    蓦然,他的眼角微微一偏,看向坐在一边的裴陌逸忽然站起身,皱起眉头朝着以初走了过去,从一边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双暖拖鞋,走到她面前蹲下,抓起她的一只脚给她穿上,嘴里还带着一丝宠溺的责备,“怎么出来也不穿个鞋子?这里的地板不必房内的地板,比较凉,着凉了怎么办?”

    他说着,抓起她的另外一只脚也给穿了起来。

    白以枫微微一愣,眉头狠狠的拧了起来。

    以初伸手在他腰上狠狠的拧了一圈,恼怒的低声问:“我大哥怎么会在这里?”

    她这般细小的动作并没有逃过白以枫的眼睛,一瞬间,他眉心的皱褶拧得更深了。

    裴陌逸笑了起来,嘴角微微的勾起,特别无辜的样子,“他来谈合作的事情啊,他现在是白斯集团的副总裁,自然有分量代表你爸爸过来谈那份游乐园的合约了。”

    “你为什么没告诉我?”以初恼恨的又拧了他一下,要是早知道,她死都不会出去的。

    裴陌逸微微瞥了白以枫一眼,忽然附在她的耳边,极其暧昧的说道:“我恨不得死在你的身体里,哪里还记得这事?”

    “你,你闭嘴。”她大哥在场啊,他居然还敢在她耳边说这样的话。以初气得踩了他一脚,伸手一拐,朝着他的肚子拐了过去。

    裴陌逸微微一侧避过,双手拦住她的腰身,笑米米的扯过一边一家子上的外套,暂时披在她的肩上。

    “够了。”白以枫脸色铁青,他们两个到底有没有意识到有第三者在场啊?居然还敢挡着他的面谈情说爱,调情调的无法无天了。

    调情?等一下,白以枫一团乱的脑子豁然清晰了起来,好像在一团线团里面终于找到了线头一样。

    他离开沙发沿,往前走了两步,紧紧的盯着两人交握的手,表情阴霾难看,“你们到底什么关系?”

    “大概就是你看到的这种关系了。”裴陌逸笑着开了口,以初心里忽然闪过一种他就是故意不告诉她让他大哥撞破他们的好事的错觉。

    “那刘枫呢?”如果他们是他心里所想的那种关系的话,那刘枫……

    刘枫?以初和裴陌逸对视了一眼,干笑一声,这个要怎么说?要是告诉大哥是她白以初故意设计误导让他往偏了想的话,估计她会死的很惨烈,墓志铭上都要刻上‘生的伟大’了。

    白以枫的眸子微微的眯了起来,表情越发的冷了。

    就在这时,办公室的门‘哐当’一声忽然被人从外面打开了,随即响起那道三人都熟悉的叽叽喳喳的声音,“大哥,你太不厚道了,以初的假期只到昨天啊,你今天还把她留在晋城国际里,害我还要装作女声回应点名,知不知道我有多糗。我不管,我要精神损失费……”

    三条视线齐刷刷的朝着门口的人扫射了过去,刘枫低着脑袋噼里啪啦的说了一大堆,总算是抬起头来了。陌个要裴死。

    这一抬头,吓得差点就要夺门而出了。

    怎么,怎么回事?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白以枫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生平最怕的三个怪物会同处一室?

    亚历山大了……

    “呵呵,呵呵,真是……巧啊。”刘枫这时真的想抽自己两巴掌了,叫你性子急,叫你进门养成不敲门的习惯,叫你凭着一股怒火想来讨债,现在好了吧,无处可逃了吧,要被撕成碎片了吧。

    没人回应他,以初对着他翻白眼,裴陌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唯一一道稍微灼热一点的视线,还是那个他最近才新增的害怕人物白以枫。

    他只是来打酱油的,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他这个路人甲身上啊,刚才谈什么就继续谈吧,他路过而已啊,可以马上消失的一点痕迹都没有的。

    白以枫三两步的走上前,就在刘枫倒抽一口气准备随时戒备还手之际,白以枫忽然抓住他的手臂将他扯了进门,腿往后一提,便将门给关上了。

    他和刘枫同时站定在以初和裴陌逸的面前,表情阴沉沉的,“刘枫,你告诉我,你和我妹妹到底是什么关系?”

    “就是,就是简单的保镖和雇主的关系啊。”虽然她那个雇主从来不给工资,苛刻的就跟旧社会的地主婆一样。

    白以枫深吸了一口气,抓着他手臂的手更紧了,“那裴陌逸和以初是什么关系?”

    “啊,啊啊啊啊?”这要他怎么回答啊?“其实吧,我觉得他们两个就在你面前,你的眼睛也一直在看着他们,这话用不着我,可以直接问他们。”不能谁是软柿子就挑谁来捏啊?分明是欺负未成年少男,在伤害他幼小的心灵。

    白以枫陡然收紧手掌力道,刘枫身子一抖,好疼啊,“轻点轻点,骨头要碎了,好好好,我说,那个,其实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他们都搂在一起了,还能有什么特殊的关系嘛。”

    “所以,上次在以初房间里的人,不是你?”

    刘枫眨了眨眼,一头雾水,“什么房间?上次是那次?”

    白以枫算是明白了,大掌一松,刘枫蓦然间得了自由,立即退后了两步,离他们五步之远,才以着拳拳的八卦之心窥探着。不过他算是明白了,以初极力隐瞒的事情曝光了,白以枫果然就是不一样,才回来几天而已,就撞破了大哥的好事。

    “呵,好啊,真好,以初,我都不知道你聪明绝了顶了,误导我误导的如此成功。”

    以初低垂着头,心虚的不得了,抬都不敢抬起来。

    “所以,那个时候在你房里的是裴大少,刘枫只是背了黑锅而已吗?”白以枫又问,见她脑袋越垂越低,眉心一拧,喝道:“把头抬起来。”

    黑锅?刘枫眨了眨眼,怎么白以枫说的话他一点都不懂呢?哎,果然是有代沟了,毕竟相差了那么多年,无法理解他内心的世界。

    以初抿着唇立即抬头,一个用力过猛陡然撞上了裴陌逸的下巴,清清楚楚的听到头顶上传来的闷哼声,忙小心的瞥了他一眼,又迅速的收回了视线。

    反倒是裴陌逸若无其事的摸了摸下巴,笑着对上白以枫不知道是笑还是怒的复杂表情,声音淡淡:“别这么大声,她会吓坏的。”

    吓坏?他看她都胆大包天了,还会吓坏?

    “大哥,那个,有什么事情咱们回去再慢慢说,我慢慢的和你解释,怎么样?”以初抬头,好歹把他哄回家了,让他怒气平息一点了再说。毕竟自个儿的亲妹妹才不到十八岁就爬上一个将近三十岁的‘老男人’的床,还是有那么一些些的不太好的。

    裴陌逸挑眉,揽着她的肩膀用力了一些,“回去做什么?正好当事人都在场,有什么事情就趁着这个机会当场说清楚吧。”

    谁知道回去以后这小妮子会不会又说些似是而非的话,把他存在的重点完全抹杀了。

    打铁需趁热,今天他非要奠定自己的地位不可。

    白以枫冷哼了一声,看了一眼心虚的以初,再看了一眼面无愧色的裴陌逸,眸色沉了沉,倒是赞同他的话,“对,就在这说,趁着大家都在。”

    他说着,转身重新走到了一边的沙发上坐下,表情阴郁。

    以初抿了抿唇,脑袋垂得更低,一声都不敢吭气的。蓦然,肩膀上有个温热的手掌拍了拍,她一怔,抬头看去。

    “去房间换身衣服先,顺便调整一下心态。”裴陌逸微微眯了眯眼,看着她穿着他的衬衣当成裙子一般,虽然看上去更加的让人有种蠢蠢欲动的冲动,也让他一饱眼福。但是在场的还有两个男人,即使一个是她亲哥哥,一个是他兄弟,他也觉得十分的碍眼,心里的酸味直接往上冒。

    以初点点头,迫不及待的进了房间。

    白以枫冷眼看着,虽然心里极度的震惊不舒服甚至是不太高兴,但是不得不承认,这两个人站在一起根本就是郎才女貌十分般配,和刘枫相比完全就是两个级别的存在。

    他不是瞎子,裴陌逸看以初的眼神充斥着浓烈的疼惜和宠溺,那不是存着玩玩的心思互动的。无论是穿鞋也好,披衣也罢,甚至是任由以初去扯他闹他弄得他手背上都是淤青了他也只是纵容着,这些动作都那么自然娴熟,好像以初天生就是要被他如此呵护着的。

    除非这个男人有些无懈可击的演技,不然他多年训练下来的眼力是不会看错的。

    他对以初是真心的,而自己的妹妹……似乎也动情了。

    该死的他似乎已经回来的太晚了,自己的妹妹居然就这么被个高深莫测让他连底都摸不透的男人给拐走了。

    要是对象是刘枫倒好,他还年轻还能让他好好的调教一番保管以后对以初言听计从的,可是现在换成了裴陌逸,要是以后欺负了以初怎么办?他都不一定收拾的了他。

    以的再白看。白以枫心思转动的极快,在最短的时间内便摸清了事情的本质,只是越想他便越是不舒坦,表情也就越难看。

    裴陌逸倒是没有没多大的表情变化,只是在酒柜当中倒了两杯酒,一杯递给他。他觉得,白大少需要一点酒精来解解压。

    他这一剂药下的有些猛了,不但让那女人大惊失色,连白大少都脸色苍白了。只是没办法,以初这小妮子总是给他拖着,说什么都不让他在家人面前露露脸,上次甚至不顾他快要爆炸的身体,直接塞进了衣柜里。如今可算是好了,就算被撞破了也不用担心了。

    刘枫也想喝酒,他身体紧绷的要命,尤其是感受到办公室内紧绷的气氛,心里便更加忐忑了。

    “大,大哥,你们聊,我就不参与了,我出去了。”他有种预感,通常这样的场合里,自己总是被牺牲的那一个,谁让他最好欺负呢?

    他也要去找女人……

    白以枫豁然抬起头来,眸光冷冽,“站住。”

    刘枫苦哈哈的停下脚步,干笑一声,“那个,我……你和我大哥聊聊就行了,我一个小虾米你就放生了吧。”

    “大哥?”白以枫瞳孔一缩,蓦然想起刘枫刚刚进门那会儿,似乎也喊了一声大哥。他诧异的视线投射到了裴陌逸的身上,后者笑了笑,抿了一口酒红色的液体,点点头,“恩,我是他大哥,异性兄弟,他跟了我大概有……十来年了。”

    白以枫身子僵了僵,十来年了?这么说来,刘枫跟在以初的身边,也是裴陌逸安排的了?

    “你和以初……什么时候开始的?”

    裴陌逸挑了一下眉,“顾邱宁也问过我这个问题,你应该知道刘枫是什么时候跟在以初身边的吧,恩,大概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

    刘枫眨了眨眼,大哥你说谎,真正在一起明明是在滕家老头的宴会上,要不是夏嵘阳的春药让以初失身于你,那时候你还搞不定以初,不一定在一起呢。

    “邱宁知道你们的关系?”那他对以初怎么还不死心?白以枫皱了皱眉,这才发现对事情了解的居然如此之少。他是知道刘枫什么时候来到以初的身边保护她的,他回来以后第一件事情便是调查他的身份,可惜他隐藏的太好了,不过刘枫出现的时间倒是一问便知了,那个时候顾邱宁都还没回到A市。

    裴陌逸点点头,“恩,知道,只是不死心啊,真是头疼,你妹妹的桃花真不是一朵两朵,以后有的我忙的了。”

    “哼,以初本来就是十分优秀的人。”说到自己的妹妹,白以枫自然是自豪骄傲的,“我都不明白你怎么能那么轻易的追到她。”好歹也要多为难一点时间,等他回来鉴定鉴定以后吧,否则他第一个不同意,一个还没等到她妹妹成年就把她往床上带的男人,他会直接将他扫地出门。

    如今生米煮成熟饭,以初又该死的变得有主见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趁机寻找他的错处,好狠狠的收拾一顿,帮以初好好奠定奠定今后的地位。

    裴陌逸笑着,看了他面前那杯不曾碰过的酒杯,淡淡开口,“恩,是她追的我。”当时第一次见面,可是她主动吻了他,她主动提出要他当她的人的。

    人都知道女追男隔层纱,他只是一不小心没有故作矜持冷酷的就答应了而已。

    刘枫瞪大了眼睛,有些受惊似的跑到酒柜去倒酒,他要给自己压压惊,压压惊。大哥真是的厚颜无耻到极点了,在人家大哥面前也好意思说这话,没看到他的脸都变青了吗?

    白以枫愣了一下后,看裴陌逸就更加恼怒了。

    以初追的他?那还了得?以后在家里就更加没有地位了。

    “不管怎么说,我不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不然以初肯定要受委屈,就算他们两个十分登对也是两情相悦,可是现在,绝对不能同意。这方面还是他比较了解一点的,毕竟都是男人,知道太容易得到的都不会珍惜,以初要拿乔才行。

    必须让他追回来一次,而且是千辛万苦披荆斩棘,这样他才会了解以初有多么的难得。要是他中途退缩了,那这样的男人不要也罢。

    刘枫幸灾乐祸的笑,大哥提到铁板了,让你爱现,让你胡说八道。在大舅子面前说这话就是找死,你完了。

    裴陌逸表情一僵,随即冷笑,“你有什么资格不同意。”

    “我是她大哥,她的终身大事我有权利做主。”

    “她已经成年了。”能自己做主。

    “她就算成年了也还是我妹妹,以初从小就听我的话,我说不同意她一定会跟你分手的。”

    “那是以前,她现在爱我,你的话她不一定会听。”

    “你觉得在她心里你的地位比较高吗?呵,不要太自信了,你和她认识才多久,我可是她最亲的亲人。”

    “亲人又如何,以后要和她过一辈子的人是我。”

    “别这么早的说一辈子,她指不定和谁过一辈子呢,在我看来邱宁就不错,更加懂得照顾人。”

    刘枫傻眼了,这是干嘛干嘛?好端端的怎么就开始吵架了?而且幼稚的连他都看不下去了,两个人似乎完全偏离主题了,现在居然在争夺以初心里谁的地位更加高。

    这还是让他害怕的双腿颤抖的两个枭雄一样的男人吗?居然开始打口水战了,怎么说也应该……出手打一架啊,也好让他看看,到底是谁比较厉害。

    裴陌逸忽然沉默了,听到这句话最后一丝理智也没有了。他现在恨不得把以初身边的桃花全部都铲除了,最担心的就是白以枫乱点鸳鸯谱把她和别的男人尤其是顾邱宁凑成一对,如今可好,白以枫一句话戳中他的死穴。

    他猛然抬头,表情阴森森的,刘枫心中暗叫不妙,刚想出声当炮灰打圆场,便听到他嘴里冷冷的吐出一句话,“你觉得你真有那个资格去要求她做什么吗?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都是我在保护她。”

    刘枫默默的缩回去了,拍了拍额头,完了。

    果然,白以枫的脸色瞬间泛白,裴陌逸的话就像一根针一样,狠狠的扎进他的心窝子里。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都是我在保护她。

    是啊,他不在的这些日子,整整七年的日子,他都没有尽到一个做哥哥的责任,如今凭什么要求别人?面前的男人明着暗着帮了以初多少次?

    肯定很多了,一个刘枫在她身边,就可以说明问题了。当初顾邱宁给他打电话的时候就告诉过他,新生晚会有两个学生要陷害以初,而刘枫在暗中做了不少事情。

    他想,裴陌逸要刘枫留在以初身边,肯定还有不少的危险在她身边的。17690096

    白以枫忽然有些无力,表情一黯,便缓缓站了起来,直接打开办公室的门离开了。

    刘枫一愣,走了?

    “大哥,人走了。”

    “我知道。”裴陌逸的表情依旧不是很好。

    刘枫嘴角抽了抽,“大哥啊,你有没有觉得,你们刚刚吵架的内容,很像两个小孩子在争抢心爱的玩具?”

    “你敢把你大嫂比作玩具?”

    “我去上个厕所。”他就知道自己一开口肯定要成为炮灰的,大哥刚和人家吵完架,火气还没消呢。

    以初在房间内调整自己的情绪,想了N种方式和大哥解释,再想了N种大哥听后的反应,越想就越不敢出去,一直在卫生间内磨磨蹭蹭的梳头发。麺魗芈浪

    因为她压根就没想过外面的两人声音不大模样懒散却已经开始唇枪舌战了一番,甚至让她担忧的某人直接就走了。

    以初坐在软软的大床上,越想越郁闷。她还以为上次躲过了一截,那夜在家里没被大哥抓个正着,好歹让她松了一口气,就这么想着危机过去了。哪里晓得她不过就是在裴陌逸的床上呆了两天,一出门就被大哥抓了个现行。

    都是该死的裴陌逸,居然不告诉她大哥今天会来这里谈生意。不对,他居然不带大哥去会议室里面商议。

    越想,以初便越觉得不对劲了起来,裴陌逸那么聪明的人,一定能计算她在房里睡觉,会和大哥碰面的概率有多高的。17690096

    对了,一定是故意的,这一切都是他设计的,他肯定是算精准了。所以才会一大早拖着她在床上做运动,让她没办法离开晋城国际。

    以初表情瞬间阴沉了下来,该死的裴陌逸,她非弄死他不可。

    这么一股怒气涌上心头,以初身上的勇气便顷刻间倍增,终于舍得踏出那个房门了。

    只是才一开门,她的身影便怔住了,眨了眨眼看向独自坐在沙发上喝酒的男人,问:“我大哥呢?”

    “走了。”裴陌逸放下酒杯,看到她时,表情瞬间便柔和了下来,朝着她伸手笑道:“过来。”

    以初皱了皱眉,倒是乖乖的走了过去,任由他抱着坐在了他大腿上,脑子里的疑惑却一个接一个的蹦了出来,“我大哥走了?他,他不是要找我算账吗?怎么说走就走了?”她都已经做好心里准备了,不带这么放她鸽子的,这样心情落差太大,让她很不舒服的。毕竟这样视死如归的心态不是每次都能涌现出来的,大哥走的时候为什么不通知她一声?

    初绪了以自。“估计他也需要调整情绪,不然怕表情太狰狞会吓坏了你。”

    “是吗?”她才不信,一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肯定和大哥说了什么话,才会让大哥打消继续留在这里对她严刑逼供的打算的。一想到这些,她蓦然又想起刚刚得出的结论,眯着眼睛看着他,“裴陌逸,你说,今天这事,是不是你故意安排的?”

    “恩?你说什么?”裴陌逸表情十分的无辜,搂着她的腰又开始不安分了起来,大掌一下一下的揉着她的耳朵。

    以初拍开他的手,冷冷的哼了一声,“别给我装傻,你根本就是故意选择这里和大哥谈事的,故意让我们碰面的,你明知道我在房间里面,迟早都是要出来的。”

    裴陌逸更加无辜了,“小初儿,这话可不能乱说,也不能随便冤枉我。在办公室谈话是因为这边比较隐秘,你也知道我和你大哥谈的这个项目要保密的。当然了,我也知道你在里面休息,所以听到你房间里发出声音的时候,我立即就咳了两声提醒你办公室里面有人啊,是你自己没理解我的意思。所以关于这一点,小初儿,我觉得我们还是缺少默契的。以后啊,要多多培养。”

    以初表情迅速扭曲了起来,颠倒是非黑白,他那两声咳嗽根本就是为了加深她心里的怨念好骨气勇气出门找他算账的。

    “裴陌逸,你……”1ce08。

    不能生气,这个男人心机深沉又不是第一次见了,不能生气。

    “从今天开始,禁欲一个月。”她不能每次都落了下风。

    裴陌逸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凑近她的脸似乎一点都不以为意,半晌,直至以初在他深邃的眸光下有些忐忑不安了起来,他才低低的说了一句,“没关系,一个月以后,你就做好心里准备在床上呆一个星期吧,当然了,也有可能是两个星期不见天日。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以初瞪着他,她为什么在他身上就讨不到一点便宜呢?

    “小初儿,考虑好了?”裴陌逸笑着,显得有些邪气。“还禁不禁了?”

    以初泄气了,“不禁了。”不然她以后都没脸见人了。

    现在还是两天,如果真的一个礼拜不出去见人,乔断刘枫他们肯定都知道他们在里面干了什么好事,最最重要的是,裴陌逸这男人绝对是说到做到的。

    “乖。”裴陌逸低低的笑,压下她的脑袋重重的吻了上去,舌尖疯狂的扫荡着,像是在为她刚才的话惩罚她似的。

    许久,以初才气喘吁吁的瞪着他,双手抵在他的胸前,有些呼吸不稳的问:“我要回去了。”她很怕他待会又一不小心的擦枪走火,她怕极了。

    “回白家?”

    以初点点头,“你真的……没和我大哥说了什么?”

    “恩……”裴陌逸凉凉的挑了一下眉,笑了一声,“大概说了一句话打击到他了。”

    “啊?”以初一愣,诧异的瞪大了眼睛。一句话,打击到他了?

    你不在的这些日子,都是我在保护她。

    这句话,一直都在白以枫的脑子里盘旋,挥之不去。纵使他在公司里也没有多大的心思,秘书进来给他添了好几次茶,都没见他的姿势有一点点的改变。

    “副总,你有什么烦心事吗?”终于,在第五次进门让他签文件后,一身干净整洁的西装男秘书忍不住问了出来。

    白以枫抬眸看了他一眼,“做好你自己的事情,不该问的别问。”他和他还没熟到那个地步,他眼里的打探意味太浓烈了,他就算精神恍惚也还不至于懈怠,更不会到了老眼昏花识人不清的地步。

    男秘书当即瑟缩了一下,急忙点头退了出去。

    白以枫揉了揉眉心,有些懊恼,他也不是真的不同意裴陌逸和以初的交往,只是当时那些跟他争强好胜的话不自不觉的就说出口了,想都没有想过。

    叹了一口气,他这才低头开始做事。随即愣了愣,苦笑一声,他似乎忘记把那份策划案带回来了。

    他现在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裴陌逸会开出这么优渥的条件,而且十分笃定他一定会签这份合同。并不是像他口中所说的那样看中白斯集团的前景,也不是看中他白以枫的能力和潜力。

    他会这么做,完全是因为以初,否则他才不会像个傻子一样做这种买卖。

    他敢这么确定他会签约,也完全是因为以初,他知道以初一定会劝他签下的,因为他白以枫,生平最在乎的就是这个妹妹。

    “裴陌逸……”白以枫喃喃,想到那个气势强大的男人,笑了一声,打开电脑做事了。

    忙好已经是下班时间超一个小时了,白以枫伸了伸懒腰,看了一眼已经慢慢暗黑下来的天色,这才收拾收拾,关门离开了公司。

    没想到他才刚刚踏入白家的大门,管家陈伯就笑米米的迎了上来,“大少爷,大小姐在做饭呢。”

    “做,做饭?”白以枫猛然瞪大了眼睛,如果他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以初从小就没入过厨房,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今天居然入了厨房?

    他有些迟疑,朝着厨房的方向看了一眼,“没起过火灾吧。”

    “呵呵,差点,差点就烧着了,不过大少爷放心,陈婶一直在旁边看着她,指导她呢,出不了事情。”陈伯笑得很欢喜,自打白以枫回来的那天起,他的笑容就没停过,“大少爷,大小姐说这一餐是专门为了你接风洗尘的,所以她会用心做好每一道菜,大小姐可是从中午回来就开始了。”

    接风洗尘?是为了刻意讨好消除他的火气吧。

    白以枫心里冷嗤了一声,只是有种喜悦涌了上来。虽然是带着目的性来的,不过好歹是她妹妹有生以来第一次洗手作羹汤,恩,不能喜形于色。

    对着陈伯点点头,他这才慢慢吞吞的走进了大厅。

    才刚走到沙发上打算坐下等着某人的大餐,就听到厨房里传来鸡飞狗跳的声音。

    “陈婶,陈婶,那个油,又出来了。”

    “陈婶,陈婶,菜叶子还有虫子。”

    “陈婶,陈婶,为什么我的胡萝卜只能切成块,怎么切也切不成片呢?”

    “陈婶,陈婶,这个好像忘记放盐了,好淡,没味道的。”

    以初确实从来没有烧过菜,最多就是煮过一两次面,还是黏黏糊糊的那一种。她从一出生家里就有佣人,做菜做饭完全不用愁的。就算上辈子她嫁给了滕柏涵,也有人做好送到她面前,所以她如今还是第一次进了厨房,开始烧菜。

    她想来想去,目前也只有苦肉计这一招了,她想着自己烧菜好歹是一件十分辛苦努力的事情,就算大哥再生气,看在这个的份上,也能平息一点怒火的吧。

    白以枫听着以初的那些话,整个人都不淡定了,嘴角抽了抽看向陈伯,忙了一下午成绩还是这样的?果然没什么天赋。

    摇了摇头,白以枫站起身来,准备去厨房把她给换下来。

    谁知才刚一起身,便看见二楼站着的那一道人影,蓦然一惊。

    裴陌逸对着他笑了一声,笑话,他女人第一次做饭,这样的好事怎么可能轮到他一个人的身上?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家庭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