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今夕错过,永不再来


提示:请点上方↑↑↑十点文摘一键免费关注!

《十点文摘》每晚十点,陪你阅读

来源:于丹《此心光明万物生》

编辑:十点文摘(shidian3650)

中学时代,我在北京四中,读文科班。高考结束,同学们都考上了大学。28个人窝到一位写诗的男孩家里,头碰头琢磨着:“什么时候我们能够重聚呢?”

  我一下跳起来:“这样吧。今年的第一场雪,不管我们身在何方,就算旷课,也要赶到他家赴约。”大家都惊叹好浪漫,纷纷赞成。那一年的雪姗姗来迟,直到了转年的1月放寒假,才下了一场小雪。可我早已等不了,离开北京,在外地云游。

  那场初雪只下了一天。

  我从外地回来,妈妈说:“家里电话都打爆了。同学们都去赴约了,你却没到。”不久,写诗的男孩给我打来电话。“你呀你,还是错过了今年的第一场雪。”我嘻嘻哈哈:“我们才17岁,就算活到70岁,还有多少场雪,等着咱们哪?”

  四年,五年……我们就这样,各自奔天涯,文科班再也没有聚齐。再次重逢,已是多年后的初夏。那天,我们在男孩家的客厅里包饺子。他走进小屋,拉开一个旧旧的木头柜子。从一大摞日记里,抽出一本:“我这里还有你的东西。”我诚惶诚恐,翻开日记本:本子皱皱巴巴的,并不干净,上面只有一个日期,其余全是空白。“这是什么?”

  “你还记得那年的约定吗?我们大家都回到了这里,只有你在外地。这么浪漫的约定,提议的人却错过了。于是,我们就在这个日记本上,记下了那天的日期,然后打开本子,站到雪地里。看着雪纷纷扬扬、纷纷扬扬地飘洒下来,直到把本子全部落满。”

  “啪”的一声,他合上本子,“现在,我把这场雪还给你。”原来,雪化在了本子上,就是斑斑驳驳的褶皱。我轻轻打开日记本,如同打开多年前那场初雪。初雪已然错过,但是它落在了我的生命里,滋润着此后的每一场风花雪月。

      风花雪月,冬阳夏花,生命里经过的美丽,曾经留意了,也就留下了。

有一年秋天,我白天讲课又写稿,还开着策划会,累到夜里两点多钟才睡。妈妈突然走进房间,把我叫醒。

我说:“妈,什么急事儿啊?”

老太太很不好意思:“哎呀,今天晚上的月亮太好看了,你能跟我上一下阳台吗?”

我当下无语,穿着睡衣迷瞪瞪地走上阳台。

妈妈望着月亮,一脸深情:“月凉如水啊!”

那一瞬间,我猛然清醒了。是啊,错过今夕,永不重来。难得今晚,妈妈有这样一份守望的心情。于是,我搂着妈妈的肩膀,站在乍起的秋凉中,感受那晚的月色,心中无限安宁。

妈妈赏月也爱雪。有时候稍微下点儿雪,家里所有的人都会慌慌张张地找:“姥姥呢?”

姥姥一个人挂着相机、换上鞋、拍雪景去了。80多岁的人儿,丝毫不怠慢,特性急地叨咕:“可不能错过这场雪。”

还有孩子。城市里灯光多了,星光就少了。夜空也总是亮堂堂的,少有清静。偶然抬头看见月亮,女儿就会瞪圆了眼睛,哇哇大叫:“妈妈,你看月亮!像个大香蕉!”那种惊喜,让我自惭形秽。

今天,“风花雪月”差不多成了贬义词。很多人会跟孩子说:“把有用的时间好好念点儿书,别老看些风花雪月的闲东西。”

而人到中年,离社会的角色最近,离家庭的责任最近。自然地,也就离风花雪月最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四时有明法而不议,万物有成理而不说。”春花秋月从我们的生命中穿梭而过,每一个冬天,我期待着皑皑白雪。当漫天飞雪融化,留下的只是一汪清水吗?

  心中的雪花积累多了,可以变成春天。

国学小站:

《华严经》曰: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别忘了最初的发心,常常回来,那里有最根本而至简的使命,如一粒种子,能令我们在为人处世上明心见性,善始善终。人有三条命:性命、生命和使命,它们分别代表了生存、生活和责任。初心是我们的使命,具有的种子的力。然而,《诗经》又云:“天生民,其命匪谌。靡不有初,鲜克有终。”其本意是说:老天生下众民,本来都是善的;出生后面对社会各种诱惑,很少有人能以“善道”自终。既已蓬勃上路,就当不舍昼夜。有初相遇的美好,也该有完结篇的铿锵。

选自于丹新书《此心光明万物生》,原篇名《谁怜风花雪月》,长江文艺出版社9月出版。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美文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