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崔永元:陪伴、阅读、培养能力,这三件事对孩子很关键


请点击上面免费订阅!

你知道向来言辞犀利的崔永元作为一位父亲,是如何看待女儿的成长?又是如何看待教育的吗?我们今天一起来看看。

文/崔永元

对孩子,陪伴永远是重要的

我认为,孩子是需要陪伴的。但因为工作的缘故,我几乎每天都要到很晚才回家。为了能和我女儿有更多的时间相处、沟通,我规定自己每逢双休日一定要抽出一天的时间陪女儿。带她去划船、爬山、吃快餐,只要是她喜欢的事情,就尽量满足,让她开心。

我一般不会轻易承诺,而一旦作出承诺就不会轻易改变。不管工作再忙,如果答应星期六陪女儿出去玩,就一定努力做到,不得不违约时,就会对女儿说明情况,请求她原谅,表示下次会加倍地补偿她。家长和孩子之间应该是朋友关系,相互体谅才是最重要的。

鼓励孩子读书,但不必要求一定看什么

读书是很重要的,应该鼓励孩子多看书。读书能帮助一个人提高他的鉴赏能力。有这么一句话——读书可能不一定让你明白,但是你起码能知道坐在你对面的那个人在胡说八道。这就是读书最大的好处,不读书你可能永远是一个糊涂的状态。

有些家长喜欢让孩子按照推荐书单来阅读,但事实上,别人推荐的书尽管很有用,但孩子可能看不下去。只有自己喜欢的书、感到有兴趣的书,孩子才会拼命去读它。我不觉得什么书对人没用,我觉得每本书对人都有用。

如果非要推荐,我觉得有两类书可能值得一看:一类是历史题材的书;一类是人物传记,这个也是我自己比较偏好的。读历史题材会让你越读越明白,看得越多越觉得自己是个明白人;人物传记有一个特别的好处,当你读完一个人的人物传记的时候,你会觉得你跟他活了一辈子,又活了别样的一生。我们每个人只能按照一种方式活一遍,但是当你好好读一些人物传记时,你就会发现你能活一百遍,能活一千遍,有各种各样的活法,这是件幸福的事。

我知道很多孩子是不愿意读书的,我们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去鼓励或者督促他们读书,只能说让孩子先试着读一读,哪怕是一两本,也许他读上一两本,就会忽然产生兴趣了。

我的父亲像太阳,我的母亲像月亮

我对孩子道德上的教育理念来源于我的父母,宽于待人而严于律己,这是我家里传统的“家风”。

当我很小的时候,有一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时,家里养了一只可爱的花猫,全家都挺宠它。有一天,我早上醒来,听到花猫在床下喵喵地叫,我翻下床一看,发现花猫不知从哪叼来了两条黄花鱼,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我当时挺高兴地把这事告诉了爸爸妈妈。可父母却带着我们顺着脚印仔细一查,发现黄花鱼是花猫从墙外叼来的,而隔墙是国营菜市场。妈妈带着我和副食品定量供应本,直奔菜市场,向卖鱼的叔叔阿姨说清楚情况,把两条黄花鱼的钱付给了他们。结果是猫吃了两条鱼,我和我的兄弟姐妹少吃了两条鱼。

小学三年级的时候,学校组织文艺演出,我很喜欢其中一个群舞《地道战》,但却没能被选上,我闷闷不乐地回到家里,被父亲发现了。问清楚是这回事后,父亲尽管和学校很熟,却没有帮我“说情”的意思,而是哈哈一笑,说:“小小挫折算什么呢?只要你努力,今后有的是机会。”爸爸的笑容融化我心中的疙瘩,他照样热心地关心着这次演出活动。

结果,另一个歌舞节目《行军路上》选中了我,而且要我演主角——指导员。那次演出非常成功。学校演完后,又去了附近的农村和部队演。演出结束时,父亲作为部队政委上台和小演员一一握手,其中也有我。那次握手是我们父子间唯一一次正式握手,给我留下了难忘的印象,因为我感到那是一次男人对男人的握手,父亲的手很有力,让我感到一种永远的支持和信任。

我在父母鼓励下走过了一段很长的路,每走一步,我就长大一分。直到我成名以后,谈到父母亲时,仍然很动情。我的父亲像太阳,光明磊落;我的母亲像月亮,温柔无边。给我们幼小的心中也注入了光和热,不给一丝阴暗的心理有存身之地。这是一种终身受用不尽的财富。

教育应给孩子能力,而非灌输知识

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看到了美国世界史的一道题目:成吉思汗的继承人窝阔台,当初如果没有死,欧洲会发生什么变化?试从经济、政治、社会三方面分析。

有个学生是这样回答的:这位蒙古领导人如果当初没有死,那么可怕的黑死病,就不会被带到欧洲去。如果没有黑死病,神父跟修女就不会死亡。神父跟修女如果没有死亡,人们就不会怀疑上帝的存在。如果人们没有怀疑上帝的存在,就不会有意大利弗罗伦斯的文艺复兴。如果没有文艺复兴,西班牙、南欧就不会强大,西班牙无敌舰队就不可能建立。如果西班牙、意大利不够强大,盎格鲁—撒克逊会提早200年强大,日耳曼会控制中欧,奥匈帝国就不可能存在。老师看完说:“棒,分析得好。”其实这种题目老师是没有标准答案的,可是大家都要思考。

人家是在培养能力,而我们只是在灌输知识。

更何况,有些老师根本是在灌输“死”知识。

我看过我侄子的考试试卷,让我大为震惊。有一道题目是:一个春天的夜晚,一个久别家乡的人,望着皎洁的月光不禁思念起了故乡,于是吟起了一首什么诗?侄子答的是: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但后面是一个大大的叉。而标准答案是: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理由是:因为是个春天的夜晚,就要写这句有春风的。

还有个题目:《匆匆》这篇课文,是现代著名作家朱自清先生写的,你能把自己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写下来吗?我侄子写的是:“我的日子滴在时间的流里,没有声音,也没有影子。”后面一个好大的叉。标准答案竟然是:“但是,聪明的,你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

一篇文章,你可以喜欢这句,我可以喜欢那句,难道最喜欢的一句话也要统一么?我觉得这个题目应该是“你能把老师最喜欢、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写下来吗?”才对。

我欣赏北京十一学校及校长李希贵

我十分欣赏北京十一学校,以及它的校长李希贵。这里讲4件小事。

第一件事,我去学校见李校长,去了好几次,一次都没去过他的办公室。为什么呢?因为他的办公室基本上都被学生占着。学生有他办公室的钥匙,所以我们只能在其他地方谈事。

第二件事,他陪我到学校各处看看。有一次我们到一间教室,一开门,那里有两个孩子在自习,李校长马上说:“对不起,打扰你们了。”离开的时候校长又说了句:“对不起,打扰你们了。”这是我第一次见一位校长这样。

第三件事,那天我拿出一支烟在学校里抽,忽然听到有个学生说:“谁在抽烟?”然后旁边的人就说“崔永元老师在抽烟”。但那个声音毫不迟疑,接着说:“把烟掐了!”我赶紧把烟掐了。这虽然是一件很小的事,但我们平时很少见到。我想,这个孩子是在用自己的行动告诉我们:这个学校是他们的,他们说了算!我总是在想:在我上学的过程中,如果有这样的事情发生,我会怎么办?我一定跑着去给拿烟灰缸了。

第四件事,我去参加十一学校狂欢节。应孩子们要求,我打扮成了一条蛇,校长则扮成了《哈利·波特》中邓布利多校长的模样。我们在后台,听到外面的孩子们在不断欢呼。当喊到我和校长的名字时,我们跑出去,我是倒数第二个上台,校长是倒数第一个。我很自信,我想当我和校长上台时,孩子们的欢呼声一定会更大。结果轮到我出去时,台下的雪球铺天盖地地砸过来。而我很快发现,更多的雪球是给校长准备的。我知道,谁被雪球砸得多,谁就更受学生的爱戴。

就在那一瞬间,我真想哭,因为我觉得我没有机会上这样的学校。让孩子们觉得学校是他们的,我认为这件事太重要了。因为教育的最终目的就是这样,当孩子们在学校时认为学校是他们的,当他们走上社会时,他们才会觉得国家是他们的,才会真正做到“匹夫有责”,否则,他们永远只是旁观者。

(部分文章来源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联系 nb312@qq.com,我们会及时删除,谢谢合作!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家庭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