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狼性总裁41:我留下


公告:专为女生提供免费阅读的移动书库

    以初抿了抿唇,在白以枫明锐的目光下暗暗的叹了一口气,低声说道:“滕柏涵。”

    “滕柏涵?”白以枫愣住,随即,眸子深深的眯了起来,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这个名字他并不陌生,甚至耳熟能详,曾经以初每次给他打电话都会提起他。言语当中全都是赞美之词,说他如何温柔,如何体贴,如何包容她让她学习到很多的事情,说爸爸对他的赞扬和他们即将要到的婚期。他想,白井方到底是多年商场上历练下来的,看人总是不会错的,既然连他都觉得他是可以托付终身的人,那么滕柏涵这个人的人品不会差到哪里去。也因此,他对这个男人多了许多的好感。

    可是就在近半年的时间里,他和以初的通话当中,没听她提过一次这个名字。他以为他们闹了矛盾吵架了,可是如今看来,事情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你确定吗?”

    “是,确定,他接近我的目的,就是为了得到白家的财产,也为了打败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得到滕家的财产。他的野心很大,布局很早,心思很重,连爸爸都没想过当年才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居然已经开始打这样的主意了。他本来以为我心思单纯容易掌控,再加上爸爸疼我你又是我的亲哥哥,娶了我便相当于得到了白家。可惜,我已经不是原先的白以初了,他清楚明白的知道要控制我根本就是难如登天。所以,白以儿成为了他们的目标,而如今的我们,成了他最大的绊脚石。”

    以初说的慎重,白以枫却听得一身的冷汗。

    什么叫做绊脚石?

    如果那个男人真的能忍这么多年只为达到自己的目的,那么这个人就太可怕了。而以初……

    “他对你下过手了?”既然是绊脚石,那个滕柏涵,肯定会第一时间将人给除掉的。

    以初笑了一声,毫不客气的点点头,“是,差点就死在他的手里了。”

    “该死的。”白以枫豁然站了起来,表情阴鸷冷酷,浑身都散发着冷意。他该死的居然让自己的妹妹处于这样一个满是豺狼虎豹的环境里独自战斗,拼命的保护自己,白以枫,你真是自私。

    以初扯了扯他绷紧的身子,将他重新扯了回来坐在台阶上,依旧笑道:“所以,哥,留下来吧。否则下一次见面,可能见到的就是我的尸体了。”

    “不准胡说。”白以枫猛然回头瞪着她,心头却微微一跳,被她的话说的渗出了冷汗。

    “我没有胡说,哥,我不瞒你,今天我就弄死了他的一个兄弟。那个人本来是要对你下手的,因为你回来了,白斯集团可能就会落在你的手里,他们不能让这样的可能性发生,所以要在你还没有任何防备的时候除掉你。可惜,被我先下手为强了。”

    白以枫猛然倒抽了一口气,震惊的看向一脸平淡的说着这些话的以初。

    他的妹妹,居然杀人?

    一个小时候连踩死蚂蚁都不敢的人,居然会如此若无其事的告诉他,她弄死了一个人。

    顾邱宁说过,如今的以初跟他当初的描述的完全判若两人,可是就算再不一样,改变如此之大也太匪夷所思了。除非她经历过的事情确实超出她的承受能力,才会导致她性情大变。

    白以枫此刻真的后悔死了自己一时之气离开家,将妹妹独自一个人留在家里。他难以想象以初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才会变成完全不一样的两个人。

    他不敢问,也不知道要怎么问。

    但是如今她唯一肯定的是,他要保护她。从此以后,谁都不许动她一根汗毛。17623107

    如果事情真的如同以初刚刚所说的那样,她弄死了滕柏涵的一个兄弟,那么今后他们的报复一定会猛烈的。

    “好,我留下。”

    以初心里一喜,面上却没多大的变化,只是笑道:“好,谢谢哥。”

    “傻瓜,谢什么。倒是大哥这些年来对不起你的太多,让你一个人撑起这么大的责任一定辛苦极了。你说得对,我就算再恼恨我也是白家的儿子,白斯集团是白家几代人的心血,不能让它落在外人的手里。”否则以后,他如何面对地底下的母亲,若真到那个时候,她一定对他失望极了。“以后,大哥来撑着,小妹乖乖的躲在大哥的后面让大哥保护你。”

    “好。”以初笑了,心里缓缓的松了一口气。顿了半晌,这才挽着他的手站起身来,“那我们现在就回去吧,既然决定呆在家里,总不能天天住酒店的是不是?还有,和爸爸好好谈谈。这些年来他其实很想你,听说你要回来了,他比任何人都高兴。你不要老是和他怄气,他的身体越来越不行了,尤其是最近,我发现他的记忆也越来越不好,人很疲累常常力不从心。我私下里问过李医生,他说爸爸这些年的心理压力太大,心有郁结才会导致失眠多虑胃口也变得不好。”

    白以枫抿了抿唇,很想说他活该,如果不是做了对不起母亲的事情,如果不是把严丽如母女给迎进门,何至于落到这样的下场。可是顿了顿,他终究说不出口,想到那个多年未见的父亲,想到客厅当中的对峙,他的消瘦,他的气势,明显给人像是老了几十岁的样子。

    以初微微的笑了,挽着他的手一路上都是默然无语的,两人沿着漾湖走了一圈。这才转身朝着白家大宅走去,天色已经微微的暗下来了,白家大宅静悄悄的,以初两人走到门口,却听不到半点声音。1bWzF。

    管家陈伯一见他们两回来,差点激动的老泪纵横,急急忙忙的走了下来,站定在白以枫的面前,声音微颤,“大少爷,好在大小姐把你给劝回来了,别置气了,老爷也不容易啊。”

    以初笑了一声,看着陈伯如此失了方寸的模样,就忍不住偏头取笑了一下白以枫。瞧瞧他多受欢迎,陈伯都有好些年没这么激动了。

    “陈伯,爸爸不在家吗?怎么里面一点声音都没有?”连客厅也昏暗昏暗的,一点灯光都没亮起。

    陈伯回头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声音压得极低,“哪能啊,除了夏少爷接到个电话匆匆走掉以外,大家都坐在客厅里呢。老爷从大少爷走的那一刻开始就什么话都没说,坐在沙发上跟个木雕似的,夫人劝了几句,被他吼了两声,如今也和二小姐一起坐在客厅当中,什么话都不敢说了,灯也不开,就这么坐着。哎,大少爷啊,你回来老爷是真的很高兴啊,你,你就当是为了大小姐,不要和老爷生气了。”

    白以枫静默的听着,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客厅的方向,里面漆黑漆黑的一片,什么都看不见。

    以初扯了扯他的手臂,抬步朝着门内走去。白以枫犹豫了一下,倒还是顺着他的步子迈了进去。

    “啪”的一声,以初的手按在电灯开关上,偌大的客厅当中陡然一片明亮。严丽如母女有些不适应的眯了眯眼,随即抬头看向站在那里的兄妹两人,两人的表情陡然便扭曲了起来,十足的不甘。

    白井方皱了皱眉,刚想怒斥出声,回头便对上了白以枫冷冽的眸子,顿时张了张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陈伯见状,急忙上前几步走到他的身边,在他耳边低声的问:“老爷,要开饭了吗?”

    白井方一愣,随即轻咳了一声,掩饰掉眼底的惊喜,点点头道,“开饭,开饭。”说着已经转身才餐厅走去了,走了几步,又回头看了那兄妹两个一眼,“还不去洗手吃饭?”

    以初低低的一笑,扯着白以枫的手走了。

    站在原地的严丽如母女却气得全身发抖,白以初这个多管闲事的践人,走了就走了,把人带回来算是怎么回事?

    刘枫倚在二楼的栏杆上,嘴里嚼着葡萄干,美滋滋的。见他们都已经走到餐厅了,这才摸了摸肚子,叹了一口气,“终于可以吃饭了。”

    餐桌上很安静,气氛十分的僵硬。白以枫看着满桌子他喜欢的菜色,眸光微微一凝,看了白井方一眼。后者默不作声的吃着饭,一句话都没说,等到好不容易一碗饭吃下去了,这才抬头对着站在一边的管家说道:“陈伯,把大少爷的行李都拿到他的房间里去,在仔细的整理一遍。”

    陈伯点点头,“是。”

    白以枫手里的筷子微微停顿,以初往他碗里夹了一块肉,冲着他笑了笑。

    白井方看着,眸光柔和了起来,只是语气依旧有些僵硬,“明天你妹妹的生日,礼服我已经让管家准备好了,你回头去试试,各种尺码的都有,你自己挑合适的穿。”

    “……恩。”白以枫本来想拒绝的,只是感受到桌子底下有双小手一直在扯他,犹豫了一下到底还是接受了。

    以初附在他耳边低声的说:“就明天的礼服,爸爸就已经准备了各种款式颜色尺码许多套,几乎堆满了你的房间,回去的时候不要吓到了。”

    她的话虽然轻,可是餐桌也就那么点大,白井方还是听的清清楚楚的。他瞪了以初一眼,无奈宠溺,停顿了片刻,又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又嘱咐了起来,“今晚上不要和你妹妹说太多话,她明天的生日一定会闹到很晚,让她早点休息养足精神。反正,反正以后的时间多得是,有什么话可以慢慢说。”

    严丽如的脸色陡然一变,白井方这话带了一丝试探,是想确认白以枫是不是打算留下来了。

    该死的,多年前那些断绝父子关系的话,他怎么就绝口不提了?

    然而,更让她接受不了的是,白以枫居然点点头,应了一声,“恩。”

    严丽如脸色大变,几乎是忍不住脱口而出了,“以枫,你这次回来不打算走了吗?”

    白井方一愣,随即表情变得很难看,回头狠狠的剜了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话,这里本来就是以枫的家,他住在这里理所当然的。”

    “可是……”见他又凶狠的瞪了过来,严丽如急忙挤出一抹笑,匆匆解释,“我的意思是,以枫在外面这么多年, 一定有自己的事业,或许都有可能有自己的家庭了。这些总不能说丢就丢的是不是?”

    白井方怔住,家庭?是啊,以枫年纪也不小了,这个时间段,是应该有个家庭了。

    白以枫缓缓的优雅的放下筷子,擦了擦嘴角,冷笑的看着严丽如,嘲讽的开了口,“事业……白斯集团就是我的事业,我是白家的儿子,外面的事情就算再喜爱再舍不得也必须放弃的。至于家庭……呵,白家就是我的家,你觉得我还有什么丢不掉的?”

    严丽如脸色一白,他的意思,他的意思是要回来接手白斯集团?

    白井方却满意的点点头,心里很是安慰。终于,他这个在外面漂泊多年的儿子长大了,成熟了,知道自己肩上的重任了,也明白要回来分担他的重担挑起白家的事业了。

    以初默默的吃着饭,眉梢却微微的抬起,观赏着对面严丽如复杂的脸色变化,心情愉悦极了,就连胃口都好的不得了。倒是白以儿,一向咋咋忽忽的,没想到这会儿竟然这么的安静。

    蓦然,她的眸光一凝,微微眯了起来,看向她那短的过分的手指甲,以及好几个破皮的手指头。

    她忽然笑了起来,看来这白以儿,被夏嵘阳可收拾的够呛,也不知道还遭受过什么样的对待。不过估摸着,受到的折磨肯定不小。

    一个是自然高人一等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刁蛮小公主,一个是阴狠毒辣沉稳内敛不受父母待见的夏家二少爷,这两个人碰到一起,戏才够瞧啊。

    严丽如心里很烦躁,以前趁着他年轻气盛用计让他滚出白家,本以为少了一个绊脚石从此往后只要稳定住单纯好骗的白以初就可以了。没想到如今不但白以初聪明敏锐的让人恼怒,就连那个她以为不会再出现的白以枫也回来了,而且一回来就摆明了要将白斯集团抢走。

    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白家这两兄妹真是不识好歹。

    白以枫有趣的瞧着她的脸部变化,心里畅快极了。

    “嘟……”就在这时,白井方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他微微一顿,无视餐桌上剑拔弩张的气氛,搁下筷子将手机接了起来。

    餐桌上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筷子都停止了动作,声音轻柔。

    许久,白井方才将手机给放了下来,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井方,怎么了?”严丽如见状,多了一丝好奇,扭过头轻声问他。

    白井方摇摇头,语气当中无不遗憾,“刚刚传来消息,罗家的那个儿子,出了车祸,死了。哎,罗家最近可真是多事之秋啊,这学期刚开学就听说罗家那儿子被人莫名其妙的从学生会主席的位置上搞下台。女儿前段时间又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如今一个还没找到,另一个又出了车祸,连车带人全部烧成了焦炭,真是惨不忍睹啊。”

    严丽如一愣,“这么严重?”

    “是啊,真不知道祸事怎么会接二连三的找上他们。”白井方惋惜的摇摇头。

    一直埋头吃饭的刘枫豁然朝着以初看了过去,罗家的女儿在他们手里他是清楚的,罗家的儿子?车祸?难道是今天跟在他们身后的人?

    以初朝他看了一眼,表情无辜至极。她什么都没做啊,只是感觉自己发型乱了,找了面镜子稍稍的照了一下。哪里晓得会正巧被浓烈的阳光反射到,车子就这样着火了,她这不是害怕,赶紧跑开了吗?

    刘枫才不相信她的无辜,一想到罗尉泽那个讨厌鬼死了,他心里就开心的不得了。可是同时开始怨怼了起来,这两个不要脸的男女,居然有这样的好事也不叫上他,只是让他去接个寒冰脸回来,到头来还没奖励。

    两人小小的无声的互动,一丝不漏的全部落入了白以枫斜睨的眼神下。

    刘枫?刘枫?

    顾邱宁曾经在电话里提起过他,据了解是个身手不错头脑不错的人,一直跟在以初的身边,并且对外宣称是保镖。如今的以初,确实需要一个武功厉害的高手在旁边保护着。

    可是,这个刘枫到底是谁?真的可靠吗?他怎么会莫名其妙的忽然出现子啊以初的身边呢。

    还有,白井方口中的罗家……

    看以初的表情和刘枫的互动,不会她那时候在漾湖说的人,就是罗家的儿子吧?

    白以枫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有些难以置信的睁着眼睛。

    这一次回来,给他的震撼和意外太大了,让他一时之间,居然消化不了。

    白家的晚餐结束了,以初拉着白以枫在庭院里说话,这许多年不见,两人总有说不完的话题的。就连白井方,都忍不住想和他多聊聊,但是他很明白,他和白以枫的症结由来已久,这一时半会儿的,是解不开的。

    没事,不急,慢慢来。他相信,只要白以枫在家里,他们父子之间的感情,一定会越来越深的。

    刘枫站在白井方的身后,略略的开始同情起了他。虽然对于他年轻时候的糊涂事他表示了鄙夷,可是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再看他寂寞的连找个人说话都找不到,心里居然划过一丝不舍。

    看他转身朝着书房走去,他急忙上前一步跟了上去,“伯父,我陪你下盘棋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以初如今身边有个护花使者,他总可以偷懒偷懒了吧,看起出来,那个白以枫的身手,绝对不亚于他。

    白井方愣了一下,有些诧异的看向主动和自己说话的刘枫,微微皱了皱眉,问:“你会下棋?”

    他今天也是难得心情好,若是以往,他还真的不太愿意和刘枫多说话,毕竟是彼此看不顺眼的两个人。

    说起下棋,他便想起另外一个年轻有为的青年才俊。他想,回头一定要让以枫和他认识认识,将来他是要继承白斯集团的,和裴陌逸那样的人打交道,对他只有好处。

    刘枫见他不说话,忍不住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伯父?”

    “诶?”

    “下棋?”

    “恩,进去吧。”白井方敛了神色,推开书房的门,让刘枫进去了。

    这还是他第一次踏进白井方的书房,一进去,就被里面琳琅满目的书本给震慑住了。这么大的书房,这么多的书,难道白井方作为白斯集团的总裁,居然还能这么的闲,买来这么多的书好慢慢的品尝?

    刘枫略略有些感概,他回头也要弄个这么大的,不对,要这里的两倍。将所有的书本都搬过来,不够就去买,他就不相信堆了一整个房间的书本还不能正确的培养他的高贵气质,毕竟这是一个能让人变得有内涵的氛围。

    白井方摆好了棋盘,招呼他来坐下。他今天还不想睡,白以枫回来了,尽管和他交流的少,可是他依旧十分的高兴,激动的睡不着觉。这个时候有人陪他下棋,也是一件乐事,如今看刘枫都觉得顺眼极了。

    他倒是好奇,这个整日里看起来吊儿郎当的少年,有多少的本事没有露出来。

    刘枫的棋艺不差,跟在裴陌逸身边久了,也多少学了一些。毕竟他大哥二哥经常用棋局来判断商场上的对手,都是老江湖的了。

    白井方只是和他下了两盘,就已经感觉到了他的心思缜密,心中暗暗的有些吃惊,看来以前还真的没有太过注意他,怪不得,以初会如此倚重他。这个年纪轻轻的少年,不简单啊。初目经来笑。

    他慢慢的开始认真了起来,越下,精神便越好。只是他到底下棋多年是个高手,刘枫这种业余的不是他的对手,又偏偏没多大的耐心,下了几下子就忍不住开始犯困了,却又不想扫了白井方的兴致。

    因此整个晚上,他都算是舍命陪君子陪了大半夜才停歇。

    白井方有些累了,当晚便直接在书房就寝了。

    刘枫掩着哈欠一副终于解脱了的模样走出了书房,随即身子灵敏的往一边闪去,再抬头时,却看见书房门口外,站着一道冷冷的身影。

    白以枫?

    刘枫咽了咽口水,看着这个气场同样强大的不容忽视的男人,嘴角一抽,问:“额,你是要找伯父?那你进去吧。”他说着,双手摆了摆,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就差替他重新将门给打开了。

    白以枫抿着唇看他,许久,才淡淡的吐出一句话,“不,我找你。”

    “找我?”刘枫指了指自己的鼻头,有些意外。

    白以枫偏头看了一眼书房的方向,随即才对着他点点头,“跟我来。”说完,他人已经率先朝着庭院的方向走去了。

    站在他背后的刘枫愣愣的,心里有些发毛。这个白以枫这会儿怎么感觉还白日里见到的不一样?整个人给人一种寒风刺骨的感觉。是他的错觉?还是说白日里他并没有将自己真实的一面展露出来?

    刘枫抓了抓头发,这才三两步的跟了上去。

    白家的庭院很整齐,芳草萋萋再加上旁边种的几颗桂花树,整个空气当中都飘散着浓郁的香味,好闻极了。

    白以枫站定在以初时常坐上去摇晃的秋千旁,修长的手指缓缓的拂过,某种闪过一丝沉重,还记得这个秋千,是他让人给以初做的,如今这么多年过去了,居然依旧崭新如初。

    “那个……以初大哥,你找我什么事情?”

    “我想知道你到底是谁。”对于这个突然出现在以初身边的男生,他多少存了一丝戒备的。

    刘枫嘿嘿一笑,眯着眼睛回:“我叫刘枫,比以初小一岁,今年十七,就读于流帝大学金融系,身高一米七五,目前还有长高的趋势,现在是以初身边的神级保镖。”

    他一溜烟的说完,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性别,男。”

    白以枫缓缓回过身来,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嘴角扯了扯,“如此而已?”

    “……对。”这白以枫看起来绝对是个难缠的角色,尤其是那双冷冽的几乎能将他冻结的眼神,直直的射向他让他浑身僵硬心里发虚。不愧是在部队里浸淫多年的男人,看来这些年也不是白练的,就算身经百战的他,都觉得像是见到了另外一个大哥似的。

    对于顾邱宁,他是得罪了就得罪了,反正他对以初心怀不轨又是大哥的情敌,所以他可以嬉皮笑脸无赖的打发掉。

    可是面前的是白以枫啊,是大哥未来的大舅子,是以初那个阴险女人的亲大哥。他要是还用原来的方式不甩他转身就走,回头一定会被大哥和以初联手剥掉一层皮的,毕竟大哥想娶人家的妹子,这个大舅子肯定是不能得罪的。

    “你的父母亲人呢?你祖籍哪里,家住何处,遇到以初以前以什么为生,年纪十七岁而已又是如何进入流帝大学求学的,高中在哪所学校读,从前的生活圈子是怎样的。身手是哪里学的,有如此本事为什么会答应在以初身边当她的保镖?”

    刘枫心一跳,被他逼得退后了两步,急急忙忙躲到秋千的另外一边去了。“你,你查户口呢。”大哥,他要招架不住了,能不能打一架?就算输了也有理由离开啊。

    白以枫冷笑一声,“这是必要的。”以初现在四面楚歌,身边忽然来了一个来历不明的人,不但身手了得,而且看他姿态动作和所穿衣服以及车子,尤其是对许多事情不以为然的样子,显然是见过大世面甚至是过得锦衣玉食的生活的。这样一个少年,怎么会甘心来到以初的身边听她一个小女生的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

    这太不符合逻辑了,他若不是另有目的,那么这其中一定有所隐情。这是攸关以初生命安全的问题,他这个做大哥的,绝对不能马虎。

    刘枫嘴角抽了抽,有些苦恼,好半晌,才干笑一声,“那什么,其实关于我的一切,以初全都知道,真的,就连我是不是处男她都一清二楚。你别皱眉,我绝对对她没有非分之想,我只是,只是……总之,她就是知道所有的一切,你想想啊,她那么聪明的一个女人,也不可能用我一个不明不白的人当保镖是吧,尤其我还是分文不取。”

    “你分文不取?”白以枫微怔。

    刘枫急急忙忙的点头,含泪控诉了起来,“岂止啊,我的那些个零花钱,都被你妹妹给搜刮走了。你都不知道她的手段有多么的恶劣有多么的不择手段,每次去外面吃东西她都假装有事吃完就跑,买单的事情全部都落在我的头上,我回头找她报销她还死不认账。你说说,你说说,我都吃亏吃到这种份上了,怎么可能是坏人呢?而且啊,你妹妹这女人聪明的可怕,她这么信任我,肯定是有她的道理是不是?你可别小瞧了她,我整天在她手上吃亏。那什么,不是我不告诉你我是谁,是你妹妹不让说啊。所以,你想知道所有的事情,尽管去找她,去吧,去吧。”

    把事情都推到以初的身上,总不会有他什么事情了吧,貌似也没把他给得罪掉吧。

    白以枫微微的眯起眼,冷哼了一声,“她睡了。”

    其实他并非没有问过,晚上两人聊天之时他也旁敲侧击了几次,却次次都被以初给挡了回来。刘枫说得对,他的这个妹妹啊,真的是聪明极了,连他在和她相处的这么短的时间里,都惊叹得不得了。

    以初变了,虽然变得让他不适应,感觉陌生,却变得更加的耀眼了。

    刘枫小心翼翼的看他,“既然睡了,那就不打扰她了,呵呵,改天再问。那什么,我也困了,你也知道,我陪你爸爸下棋,他是高手,我耗费脑力太大,现在累的站都站不住了。”说着,他还真的开始摇摇晃晃的打摆子,身子软绵绵的靠在秋千架上,笑得异常的甜美,“我就先去睡了,以初大哥,你也早点休息,你看看你都坐了那么久的飞机了。明天又是以初的生日肯定有许多事情要你忙的,你也早点休息养足精神哈。晚安。”

    刘枫说着,立即装模作样的开始打哈欠,眯着眼睛笑嘻嘻的转身走了。直至走到门内也没听到后面传来的阻拦声,他这才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拍了拍胸口。

    以后,绝对一定肯定要躲着白以枫,离得远远的最好。

    得罪不起,他还是躲吧。

    白以枫默默的站在庭院里,看着那道身影渐渐的远去,直至消失在门口。半晌,才眯了眯眼看向头顶上的天空。

    以初不让刘枫说出他的身份?是为了什么,她心中还有什么了不得的计划在瞒着他。

    他有一种风雨欲来的感觉,这一次的回来,给他的震撼太多,给他的意外也太多了。

    天,似乎要变了.

    次日,便是以初十八岁的生辰。

    十八岁,从此她便是大人了,有责任为自己的所有事情负责任。

    一大早,便有陈婶带着佣人给她换衣服。晚宴是在晚上,可是白天她还是要在家里面陪着家人吃长寿面,像是经历一种神圣的成年礼一般。白家在这方面有很严格的规定,不知道是哪辈人传下来的,这一天一早就要全家人一块拜祖宗。只是现代的人不若从前还有祖宗牌位,最大的祖宗,也不过是老太爷这一辈子人而已。

    因此当陈婶给她换上一身素净的衣服以后,一家子人便浩浩荡荡的坐车去了墓园。

    以初恭恭敬敬的在太爷爷和太***坟头跪下,敬酒。随即去了爷爷***坟头,最后,她和白以枫站定在母亲曲紫洁的坟前。

    严丽如母女是不被两人容许站在这里的,就连白井方,都被白以枫客客气气的请在了距离两米之地的地方,让他们安静的和母亲待一会儿。

    白以枫牵着以初的手,就如同小时候无数次来的情况一样,就那么定定的看着照片上那笑颜如花的表情。

    许久,才听到他微微的叹了一口气,拉着以初跪了下去,“妈,我回来了。对不起,这么多年都没有来看你。”他伸手,替母亲的坟墓整理了整理。

    “妈,以初今天就成年了,她也长大了。以后,我会好好的照顾她,再不会丢下她一个人在这种环境里受委屈了。”

    “妈,虽然爸爸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情,虽然我现在依旧恨他,但是,我还是想请你保佑白斯集团和白家,能平平安安的,不要被有心之人侵蚀。”

    他一下一下的用布擦去墓碑上的灰尘,声音低低沉沉的很悦耳,他说了许多话,似乎想把这些年落下的全部一次性说完。

    反倒是他身边的以初,一直安静的沉默的听着,也认真细致的看着那张她看了无数次的照片。1c497。

    许久,才在心中慢慢的开了口:妈,我重生了,你可以放心,我已经再也不是那个天真软弱可以任人设计欺凌的白以初了。虽然我并没有和你相处过一天,但是,我依旧爱你。从今往后,我会保护哥哥,保护爸爸,保护白家,也保护好我自己。我会将所有害过我们想对我们不利的人统统除掉,包括,当初害得你受了莫大委屈的那对母女,我不会留情的。请你在天上看着,看着我和大哥收拾这些豺狼虎豹,你放心,我们都会平平安安的。还有,我身边……有了一个人,他对我很好很好,用尽所有的力量保护我帮我,所以也请您保佑他能平安快乐。最后说一句,保佑大哥早日给我找个大嫂吧,他也很需要人照顾的,是不是?

    以初闭了闭眼,便慎重的恭敬的朝着她磕了一个头。再抬头看向那张照片时,她忽然有一种错觉,好像母亲在对着她笑,好像已经将她所有的心里话都听进去了,好像,很满足。

    “大哥,走吧。我已经和妈妈说完话了。”

    白以枫一愣,随即了然,点了点头站起身来。又换上的那份面无表情的神态,擦过白井方的身子朝墓园出口走去。

    只是经过他身边时,忽然听到他略显颤抖的声音,“你们先去车上等我吧,我和,我和她说几句话。”

    白以枫皱了皱眉,以初扯了他一把,最终他什么都没说,还是随着以初往出口而去。

    直至过了大半个小时,一行人才看到慢慢吞吞走过来的白井方。他们不知道他和她说了什么,以初只是看到自己父亲的眼睛微微的红肿,显然泣不成声过。

    严丽如是最不满的,看到他这个样子心里的嫉恨就火烧火燎的冒了上来,本来想冷嘲热讽几句的。然而一看到白以枫冷冷的表情以及他紧拽的拳头,想起白以儿被踢得全身颤抖的样子,最终还是忍住了,什么话都没说,只是重重的哼了一声,将车门关得振声响。

    只是出了白以儿不安的扯了扯她的衣服之外,没有任何一个人理会她。

    一行人心情都有些沉重,一路上都是静默不语的,直至进了家门,侯在那里的刘枫笑嘻嘻的迎了上来,说了一句,“绷着个脸做什么?今天是以初的生日啊,十八岁这么重大的生辰,怎么能不开心呢。”

    白井方一愣,立即点点头,“对,以初的生日,陈伯,长寿面准备好了吗?已经十二点了,咱们开饭吧。”

    “准备好了准备好了,刚刚一听到汽车开到门口的声音,陈婶就麻利的把面条下了锅。老爷少爷小姐上去换身衣服就可以开饭了。”陈伯立即点头,接过白井方的外套往里面走。

    刘枫一看到站在以初身边的白以枫,顿时噎了一下,低垂着头尽量缩小自己的存在感。

    陈婶的手艺不错,以初的长寿面被她变得花样的烧,居然在座的每人一碗不同的面。

    除了严丽如母女有些嫌恶之外,众人倒是吃的十分的顺心。

    下午没什么事,白井方回了公司处理了一些事情,很快又回来了。

    晚宴,是在晚上七点开始的。

    此时的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

    宾客很多,到底是白斯集团的千金,有这么雄厚的背景,来的人自然不少。

    以初穿着嫩黄色的晚礼服站在人群当中,本就长得十分好看的人这么一装扮,顿时光芒四射,就连白以枫,都不得不感叹一句:吾家有女初长成了。

    他从晚宴一开始便护在白以初的身边,小心的不让别人有伤到她的机会。

    以初被他的行为弄得发笑,果然一时半会他还是改不过来,依旧把她当成十来岁的小娃娃般护着。都说她长大了,怎么还这么的不放心?

    她忍不住取笑他。

    顾邱宁远远的走过来,看见她的笑容时怔了一下,有些微微的恍惚。直至白以枫走到他面前推了他一把他才猛然回过神来,将手中的礼物交到以初的手中,微微一笑,“小小礼物,不要嫌弃。”

    “顾大哥真爱说笑,我怎么会嫌弃呢?”以初将礼物手下,刚想转手交给大哥保管。

    忽然听到他略到期待的声音,“不打开来看看吗?”

    “这个,当中拆礼物不太好吧。”以初愣了一下。

    顾邱宁的身后还跟着三个跟屁虫,顾邱文一见大哥表情就知道他在想什么,虽然以初和裴大哥看起来似乎已经容不下自家大哥了,可是他还是不希望看到他失望的样子。

    因此立即笑米米的应了一句,“是啊,拆开看看吧,这个可是我大哥挑了很久的礼物,而且当时那店家还断货了,我大哥特地制定的,完了还三天两头的去催,务必在昨天给送过来,这包装还是他亲自包的呢。”

    顾邱宁眉头一拧,回头瞪了他一眼。顾邱文委委屈屈的缩了缩脖子,和身后的冉闵侯兰婷叽叽咕咕去了。

    以初嘴角抽了抽,既然人家都这么说了,再矫情下去就是不给顾邱宁面子了。

    她当即点点头,“好。”

    手中是个小小的绒布盒子,很精致,就连上头帮着的蝴蝶结都是一丝不苟的,看起来温温暖暖的眼色。她犹豫了一下,这才小心翼翼的将盒子打开,随即一愣。

    “喜欢吗?”

    “……喜欢。”以初笑了一声,视线却若有似无的飘向手腕上的那条手链子。她没料到顾邱宁也会送给她一条手链子,而且看起来远比裴陌逸这条的要更加精致更加适合她的款式。17652213

    只是,她偏偏更加喜欢裴陌逸送给她的这条一眼便喜欢上的手链。

    她是注定要辜负顾邱宁的。

    “喜欢的话,戴上吧,这条链子,正好和你今天的装扮合适。”

    以初一愣,随即感受到一条直直盯着她的视线。她微微一偏头,便看到刘枫幸灾乐祸的看着她,依旧她手腕上的那条手链。

    以初叹了一口气,干笑一声,“顾大哥,我已经习惯了手腕上的这条链子了。”

    她其实在婉转的告诉他,她已经习惯了裴陌逸,不想换一个,纵使那一个更加精致更加昂贵,她也没想过要换。

    顾邱宁脸上闪过一丝失望,旁边的白以枫似乎看出了什么,揽着他的肩膀走了,“邱宁,走吧,咱们也好久没聊过天了,去那边聊聊。”

    “……好。”

    顾邱宁被白以枫带走了,他身后的三个人立即将手中精挑细选的礼物奉上,以初全都看了一眼,便让人招呼他们走了。

    侯兰婷却停了下来,站定在她的面前,将一个小小的盒子递给她,低声说道:“这是……病房里的那个病人给你的。”

    她没说是谁,以初却微微一怔,将盒子接了过来,范霖轩……

    “他要我代替他说一句,生日快乐。”

    “……谢谢。”以初心里又揪了起来,为他眼不能见的痛苦。她缓缓的打开盒子,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张纸,其他的东西一点都没有。

    以初顿了顿,将折叠的整整齐齐的白纸展开,上面扭扭曲曲的写着一行字,字体分的很开,显然是他摸索着衡量着写的。可是字体依旧苍劲十足,十分的好看。

    字很少,却很容易让人心中一暖:我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不用担心,我也答应了‘他’会配合医生治疗眼睛,等我痊愈的那一天,再给你挑一件像样的礼物吧。生日快乐!!

    范霖轩,真的是个很容易让人感动的家伙,这样的男人,为什么却要遭遇到这么悲惨的事情?

    “我会告诉他,你很喜欢他的礼物的。”侯兰婷仔细的瞧了瞧她的脸色,抿了抿唇开口说道。

    以初呼出一口气,将纸张重新放好合上了盒子,笑着点头,“谢谢你。”

    “你也帮过我不少,我这个只是举手之劳而已。”现如今的她,已经再不敢奢求她去求裴陌逸让冉闵认祖归宗了,毕竟她欠她的,已经很多很多了。

    侯兰婷说完,便转身朝着顾邱文的方向走去。回头看到以初的大哥和顾大哥两人不知道说着什么,不过她想,多半说的是以初的事情吧。

    其实顾大哥对她的感情,已经表现的十分明显了,他们都看的出来,以初的大哥,没道理看不出来的。

    确实,白以枫看出来了,所以才会拉着顾邱宁到一边去说悄悄话。

    看着好友一脸郁卒的表情,他忍不住笑了起来,“陷进去了?”

    顾邱宁斜睨了他一眼,叹了一口气坐在沙发上,许久,才无奈的点点头,“我也没想到我会栽在你妹妹的手里,你说,当初我要是拒绝帮你送礼物,拒绝来你家,拒绝见她,是不是就不会陷进去了?”

    也不至于把自己弄进如此进退两难的地步,和兄弟竞争,真***痛苦,偏偏他还是那个胜算几乎为零的一方。

    他知道她手腕上的手链是裴陌逸给她的,正因为如此,今天听到她那一句习惯了的话,他会特别的揪心,特别的难受。

    “命中注定的事情,你就别想如果了。我妹妹本来就是个十分优秀的人,我倒是觉得你陷进去一点都不奇怪。”如果是以前,这样的话他绝对是不敢说的,可是如今,他都觉得自己站在她身边显得黯然失色了,如此耀眼的妹妹,没人亲睐才是奇怪的事情。

    “不过老实说,你和以初,倒是郎才女貌的,我呢,没什么能帮到你的,但是能给你一句话。”

    以气咽着水。顾邱宁一愣,眉心微皱,“什么话?”

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

Published in家庭

Be First to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